第二十九章 五行

  这侏儒见对手动作太快,是以立刻好似个成精的地缸,往旁边滚去。再看这个圆脸带帽之人,变招极快,双腿微曲,直接凌空打了个璇子,身子在空中之时,双手同时往下一探,正抓在这侏儒的身上,五指如钩,直透穴道,侏儒口中“哎呦”一声惨叫道:“快快救我!”
  可还没等其余人有反应,这个圆脸带帽之人正好翻了一圈,站立当场,双手则是借着翻转的力道,用力一扔“嗤”的一声,这侏儒再次发处一声惨叫,直直的被抛起了五丈来高,若是往常,这等高度他也不惧,但这次是被人所掷,身子在空中不住的旋转,无处借力,找不准方位。是以在空中画了个弧形“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嗓子眼“咯喽”一声,登时双眼泛白,晕死了过去。
  令人奇怪的是,除了侏儒以外的七个人,不知是反应不过来,还是根本没想有反应,在这带帽之人动手之时都一声未发。直到将侏儒掷出摔得晕死了过去,他们仍是没有半点反应,这一下,即便是这个圆脸带帽之人,都感觉有些诧异了。
  但他觉得,除了一个敌人,总是好的,是以站立当场,道:“这下能好好说话了。”
  那手持鬼头刀的老大,嘴角微微抽了抽,道:“就怕你等不能好好说话。”说着往旁边看了看。
  圆脸带帽之人转头说道:“老霍,你且将那日事情跟他们说一遍,看看是谁无礼在先了。”
  胖老霍再次伸手用锦帕擦了擦脑袋,说道:“那和吾弟,在酒楼吃酒,这小娘们。”他用手指了指那狐媚女子。道:“一个劲的朝着吾弟抛媚眼,搔首弄姿,吾弟血气方刚如何能受得住。便走上前去与这小娘们攀谈,可刚刚说上两句话。从外面进来一个汉子,就是他。”他伸手指了指那个手持金环的外族汉子,接着道:“问也不问,上来便打,我弟如是练武之人挨了拳脚,那是他能耐不济,我们也认,可他一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能够还手,可这小子却不管不顾不停地捶打,好在我立刻上前阻止了他,并将其穴道制住,你们且说,是不是这等事?若不是这个女子主动勾引,岂能有后来这些琐碎的事情。”
  公鸭嗓老大,转头看了看那个狐媚子女人,说道:“小妹。你且说说,当日是否这番情形。”
  这狐媚女子摇摇曳曳上前一步,道:“霍大官人说的半点不差。”
  这话一说完。那刺青满身,手持金环的汉子,哼了一声;而那胖老霍则是“啪”的一拍手,道:“好,你等认了就好。近日也不用别的,只是你等答应在江湖中放出风去,只说七鬼打错了人,冤枉了河北霍家的书生勾引良家妇女便罢了。”
  这狐媚女子闻言,再次上前一步。道:“我可还没说完呢,我看上了你的弟弟。这等男欢女爱,实属平常之事。只不过你弟弟过来与我说话,言语间轻佻,让我兄长见了,不免大怒,你的弟弟,不是最终也无事么?”
  胖老霍“呸呸”了两声,道:“什么就看上了我弟弟,我问你,那汉子打了我弟弟对是不对?”
  这句话说完,那女子依言分辨,双方竟是你一句,我一句,越说越离谱,越说气越大,都想说服对方,但却迟迟不肯动手。
  乔峰与汪剑通躲在树后,见了此等情景竟是不免目瞪口呆,像如此江湖之中你一言我一语的到属于正常情况,但谁都说服不了对方,最终必然会画下道来,定好规矩,最终按照规矩解决了此事,但现在的这双方好像都没完没了,直说的天花乱坠,好似在比口才一样。
  又过了足有两刻钟,双方依然还在口头争锋,乔峰和汪剑通渐渐感觉有些烦躁,却也不能就急于跳出来,让他们统统走开。正心中焦急的时候,突然间便听那土地庙的后面响起了一阵呼哨声“吱喽喽”及是响亮。
  乔峰师徒心中一惊,可那些场中之人却突然间,齐齐的哈哈大笑。
  那手持鬼头刀的公鸭嗓,说道:“既是大辽五行仙到了,我等终于也可不用再装了。”他说话时,竟是对着那枯萎的大槐树说的。
  乔峰与汪剑通互望一眼,心中登时明了,自己等人的行藏早就败露,他们在庙前你一言我一语的,竟是在演戏给自己等人看,这个亏吃的可是极大的。
  汪剑通毕竟见多识广,略一思索,低声急道:“定是我等的行踪被人出卖,我拖住他们,峰儿你即刻回转,带人再来接应我。”说着也不管乔峰如何想,左手一抓对方的背后腰带,运起功力,往外猛地一抛。
  乔峰是他徒儿,自是不能反抗,是以还没等说话,身子便被汪剑通送了出去,在空中画了个弧,往外落去。
  可乔峰身在半空之时,突然间就看地面上的一块石头“哗!”的一声褪去了外皮,从中露出个人来,这人方一出现,便目露凶光,脚下点地,直直的飞了起来,口中大喝一声道:“给我死来。”双掌借着跳跃之力,猛的推了出来。
  乔峰反应极快,虽然身在空中无处借力,可随即右脚踩左脚,使了个蜻蜓点水的功夫,身子竟是凭空又窜上去了一块,跟着气运双掌,往下击落。
  只听“碰”的一声,那个石头人,身子直接便坠了下去,双脚陷于地下三尺有余,可他面目凶狠,竟是下一瞬间便复又跳了出来,好似全无事情。
  而乔峰只感觉自己这一双手掌,好似击在一块花岗石上,震得又酸又痛,身子在空中也无法借力,被对方这一掌震的,竟是“呼”的又飞了回去。
  汪剑通刚刚将乔峰掷飞,就感觉面前的大树之中“咚咚”响了起来。下一刻却突然“咔”的一声,从中裂开一条缝隙,猛地钻出一个人来。不过汪剑通毕竟身经百战,身子急急往侧面掠了出去。可这一下,便感觉身后一股热风直扑自己背心,不敢怠慢,脚下再次猛地点地,复又向前跃出,同时反手一掌朝后拍去。
  “啪!”的一声,双掌相交,只看汪剑通背后那人被他这一掌。震出了三步来远,站定了身形,也是因为如此,他无法再向前追去。
  可汪剑通借着对方掌力直飘到了破庙前,方才落地,下一刻,便感觉自己的右掌心一麻,一股热力竟是慢慢的往上钻来,低头看时,发现自己的掌心竟是红黑相间。不用问也知道,对方的掌上有毒。
  但此时不能多想,汪剑通脚下猛地一沉。双手分阴阳,凝神以待,可对方却并未一拥而上,再看时,乔峰竟是在空中连翻了两个跟头,正好落在了自己的身侧,大急道:“你怎的又回来了?”
  乔峰拿个了桩子,立刻站稳了脚步,道:“这帮人四处都有埋伏。以将我等围在这了。”
  汪剑通随即看去,除了那之前的七个人。还有那圆脸带帽以及胖老霍以外,周围五个方位。又各来了一个人,其中那从树中钻出的人,穿着一身青绿色的衣服,那与乔峰对掌之人,穿着土黄色衣衫,而另外三个方位包抄上来的人,分别穿着蓝衣,红衣和黑衣。
  这五个怪人到了场中,其中穿着黑衣之人冷冷扫了扫方才那七个兄弟,以及圆脸之人和霍胖子,道:“这里已经没你们的事了,且在外围散开。”
  这些人也不回答,只是纷纷各持着兵器,散落在一旁,防止乔峰二人逃走。
  那黑衣人走上前了两步,扫了扫汪剑通师徒,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汪剑通的身上,道:“你便是丐帮的帮主,汪剑通了么?”
  汪剑通见他们用五行的方位,将自己二人困在当中,却是不好妄动的,于是暗中运气,想将自己右掌上的毒逼出来,最起码也要延缓其在经脉中的速度。因此好似浑然无事般开口道:“是又怎样?你们便是契丹五行鬼么?”
  汪剑通其实并不知道对方是何人,只是他之前听那用鬼头刀的公鸭嗓喊道:“大辽五行天。”便顺着话头往上说,这也是老江湖的阅历所至。
  那黑衣人却直接点头承认,道:“不错,正是我们几个。既是知道了,还不相互用带子绑了对方,也省的我们兄弟麻烦。”说着,竟是真的扔出两条牛筋绳,掷在了师徒二人面前。
  原来,这五个人,乃是辽国的五个绝顶高手,人称五行厉鬼,分别为,金鬼,木鬼,水鬼,火鬼,土鬼。
  这五兄弟本来也是寻常牧民,可有一天老大、老二在放牧之时,掉入了地穴当中,其余三人为了救他们两,立刻用套马的绳索连在一起,攀援而下,可不成想地上的牛马被大雨之前的惊雷劈死,也掉了下来。刚好赶上下大暴雨,几个人自然也就一时爬不上来。
  眼看着雨越下越大,往地穴中灌入,但水位却迟迟不涨,于是几个兄弟,抬着正昏迷的老大、老二,便往里面走去,这可这个地穴却极大。看起来原先竟是有人居住,他们点上油灯,看了看四周,发觉简陋之极,只有一个骷髅架子泡在水中,几个人好奇,便将这骷髅抬起,却不想从骨头破烂的衣服中,掉出了一本被水泡过的书来。
  由于情况特殊,兄弟几个只是将这放在身上,也并未翻看,待雨停了,他们好不容易爬了上去,牛羊也已经没了。
  五个人丢了牛羊,从此落魄,变成了乞丐,可是没过几日,兄弟几个忽然想起在地穴中得到的那来,均寻思这书可能有些年头,说不得能卖些银钱。但拿出一看,上面有一些字迹早就模糊不堪,而且之前被水泡过的地方极多,自己也是看不大清,只余不到一半字迹还能够辨认清晰,却是一本修炼的功法。
  而不成想这门功法虽然剩余不到一半,但五个人却各自练就了一身的能耐,成为了大辽国有数的高手,现在在这里出现了。
  一听汪剑通竟是听说过自己等人的名头,心中均微微得意。只听汪剑通接着说道:“汪某有个习惯。便是从不绑自己人,你们兄弟间便是肯绑了自己,我们也是不肯的。”他说的这些颠来倒去的话。其实细细一想,是毫无作用的。可是却很能拖延时间,因为利用这些时间,汪剑通暗暗运功之时,感觉凭着自己的功力,竟是将顺着经脉而上的掌毒,缓缓的逼了下去。
  他本身就是一帮之主,权利极大,是以此时暗中变了个自己。右手背于身后,好像拿架子似得,实则是不让对方看出来,自己在运功逼毒,接着说道:“我且问你们,你们是如何知道我师徒要来这土地庙的。”
  他问完了这句话,一边运功逼毒,一边也在暗暗推测,自己和乔峰到这破庙,事前绝没半点计划。而直到这事的,也只有分别是,自己和徐长老说了。但徐长老在丐帮几十栽,始终忠心耿耿,膝下无儿无女,又是这么大的年纪,要说是他为了金银珠宝,加官进爵是绝无可能。在这一说,自己临时说的土地庙,徐长老,就算回去立刻传讯。那信件到了对方大营,而又在对方大营派出高手前来埋伏。时间上也不可能如此快速。
  汪剑通心道:“可不是徐长老,又是谁呢?……是了。是了,这一次召集帮众的规模如此之大,保不齐其中有谁说漏了嘴,让辽国得到了信息,便故意放出了假消息,说要提前几日犯边引诱我等上当。”
  这五行之鬼听了,却浑不在意的将包围圈缩小,那穿着红衣之人,一直在观察汪剑通,因为之前他看对方躲过了自己二哥的突击,便从旁追上,与汪剑通对了一掌,从中他知道对方的掌力奇高,便是匆忙中反手一掌,也将自己的赤火掌力,打的好悬反噬到了自己身上。而一番观察下来,他发现了汪剑通的手段。是以立刻开声说道:“这个汪剑通,中了我的赤火掌力,莫要让他拖延时间。”
  穿着黑衣的老大金鬼一听“哦”了一声,说道:“原来如此,我还到堂堂丐帮的帮主武功有多高呢,却也不过如此。”说着话,他口中马上了个呼哨,却是和之前的那一声一样,发出“吱喽喽”的尖利之音。
  五行之鬼骤然间便将包围再次缩小,可就在他们刚刚一动的时候,乔峰暗中给汪剑通打了个眼色,之后飞身,朝着那穿黑衣的老大而去,只见他胸腹却突然发出“咕咚”一声,闷雷般的响动,眨眼便到了黑衣人的身前,双掌平平推了过去。
  这老大金鬼也不躲闪,运气双掌,竟是拍了出来。“碰碰”两声,金鬼被震得的心口喉头发甜,险些吐出一口血来。可却半步未退。
  乔峰更不好受,他运起蛤蟆功,想直接将对方的老大一举擒拿,可没成想对方的双掌好似铜浇铁铸一般,但光这些,还真未必就能难得住乔峰,因为他还有一连串的后招没用,可他现在却不能用。就在二人双掌相交之后,对方是成五行方位围拢,一方受敌,其余几方都会联动。
  是以单单留下水,火两个方位不动,继续与汪剑通对峙,在金位两侧的木与土“呼”的便窜了上来。
  那土之前曾伪装成一块石头,跟乔峰交过一手,是以乔峰知道他的掌力雄劲,立刻接着金位,也就是对方老大的一掌,斜斜飘了出去,那穿着土黄色衣服之人怕自己追的太猛,五行合围会出现缝隙,是以又在退了回去。
  不过乔峰斜斜的掠出,正好与那穿着蓝色袍子之人对上,这次乔峰口中一声大喝,左膝半弯,右掌在胸前画了个弧,往前推了出去。正是一招“亢龙有悔”
  这水位之人,见乔峰这一招如此“古怪”不敢怠慢,双掌连环拍出,生生不息,一掌打完,一掌又起,好似波涛一般。
  但乔峰这一招“亢龙有悔”也是后劲越来越足,只不过此时乔峰有个顾虑,自己周围始终有两个人,能够支援过来,袭击自己背心,因此功力猛地运出“碰”的一声,将对方击退,向后一跃,复又跳了回去。
  那黑衣人冷冷“哼”了一声,道:“年纪轻轻倒是好掌力,不过也就如此了。”他说着话,口中跟着又是一声呼哨,其余四人跟着他竟是有缩小了包围的圈子,跟着又是一声呼哨,再次缩小了一圈。
  汪剑通看到这里,心知不妙,道:“峰儿,记住我和你之前说的话了么?”
  乔峰知道自己的师傅是指什么,但他心里是无论如何不愿意丢下汪剑通的,是以说道:“师傅之言,徒儿自然记得,但咱们师徒合在一起,便未必敌不过他们。”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