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日复一日,男子锲而不舍的出现,出现在高墙之外,出现在无人的院落之中,给她送书,带给她市集之上的新玩意儿。
  靳明月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抹幽魂,超然世外的看着这个院落,看着这里的人,看着这里的事。
  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这里面的一员,可有时候,她又无比的清楚,自己不是那个和她长相一样的女人。
  那冷硬的男子,喜怒不形于色,靳明月难以想象他竟然还能做那么多的事情,这和她认识的那个秦时,完全不同。
  也不知是多久了,从醒来时,当她醒来,自己就变成了这个女人,感受着她的感受,经历着她的经历,但是出的话,做出的事,却全然不受自己的控制,她想问一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每次开口却变成毫无意义的叹息。
  “唉!”靳明月又叹了口气,梨花飘落,在即将落在她的头上时,落在别人的手心里。
  “跟我走吧。”他。
  三年了,自徐三郎死后三年,她偏安一隅,生活在这安静的角落里,几乎被世人遗忘,可是,她就是这样安静又默默的生活着。
  她微微摇头,“我在这儿很好。”
  如果是以前,她自然不会推辞就跟着他走了,可是,徐三郎因她而死,她是他的妻子,她如何还能就这样离开?
  “你走吧,以后不需要再来了。”
  轻轻拂落书上的梨花,她捧起那卷古书,然而,手中的书却被人抽走了。
  “哧啦、哧啦”几声,她大惊失色,忙转身去拦,可是,她看到的却是漫从上被洒落的纸片。
  “难道你就想这样一辈子吗?青灯古佛,了此一生?”
  “这与你无关。”
  声线里再也没有一丝起伏,反复真的这一生甘于平淡。
  “怎么还会与我无关?若非是我,你怎么可能困守在这的院子里三年之久。”他一把抓住她的肩头,似乎情真意切,“你必须跟我走。”
  “三郎救了我,如今,三郎是我的亡夫,他因我而死,于情于理,我不能离开。”她望着他,眉目温和,却唯独少了年少时的活泼。
  他竟然无言。
  “你走吧,以后不要来了,传出去对你对我都不好。”
  “明月!”他叫她。
  看着满地被撕碎的佛经,她转身离开。
  “如果你再来,我就让徐家人给我换个地方。”她最后又看了他一眼,“徐家别的没有,一两个院子还是有的。”
  “我不准!”
  他猛然从身后将她拥住,青丝飞扬,袍袖纠缠。
  “以前我……”
  “以前的事就不必了,你自有你的选择,我懂,如今,我也有我的决定,希望你能支持。”
  一根一根,她掰开他的手,再也没有一丝留恋。
  身影远去,靳明月却觉得心口一阵刺痛,她不懂,这到底是自己的感觉,还是身体的感觉。
  眼前的秦时,和自己认识的秦时,丝毫不同,到底哪个秦时是真的呢?
  她有无数个问题,却一个字也不出,只能眼睁睁的等待平静的不属于自己的未来。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