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高家下狱

  手机端  biu    “竟然还有此事!”萧煜辰配合地龙颜大怒,其实这四个没阉割的假太监莫明珠一早就告诉他了。“宫中居然有假宫人,熊统领,此事立刻严查,究竟是谁在背后往朕和皇后身边安插眼线,意图谋害太子造反!”
  高雪嫣盯着莫明珠,浑身都是凉意、被莫明珠眼光一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挣扎吐出堵嘴的布片。“……莫明珠,你,你好深的心计!是我小看了你,你……你竟要把我高……”
  她话没说完,就被绿菱脱了鞋子堵住嘴,只能呜呜呜地盯着莫明珠语句不清的骂。
  莫明珠回她一笑。说吧,谁又能听得懂,哪怕人听得懂,这里的人谁又敢说什么呢?
  “高雪嫣,你忘了,这天下姓萧,并不姓高!”话到最后陡然一厉。
  高雪嫣瘫软在地上,眼看萧煜辰搂着莫明珠亲昵依偎。
  高雪嫣被下狱,当日下午消息就传入了高府。高展鸿、高驰等人措手不及,正想着对策,整个府邸就被御林军所包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镇国公高展鸿父子,勾结西魏,意图利用淑妃谋杀太子,又在朝廷中筹集党羽,窃取朝廷,其罪当诛,立即下狱,问审后斩,钦此!”
  高府上下,一个都没跑得掉。高展鸿放飞了信鸽往骁骑营,为保万无一失又在临被抓时暗放走一队人马,前往骁骑营求救。
  这对人马共十人,一路前往了骁骑营。骁骑营负责长安城的外围安全,共有三万人,是长安城中最大、最精锐的兵力。统领姚贺,忠君爱国,然而副统领江琦却是高展鸿暗暗安插过去的人,平日从不与高家来往,隐藏得极好。
  江琦得了高家被困的信息,立刻诛杀了姚贺,统领几个下属以及三万军打算破城而入……
  皇宫里,莫明珠抱着孩儿焦急地等着。事成与不成,就看今日和明日能不能安全了,半晌,萧煜辰从乾坤宫急急而来。
  “陛下,骁骑营那方可有消息了?”
  萧煜辰喝了口茶,显然刚才在乾坤殿经过了一场紧锣密鼓的布置。“没有消息。”“毫无消息,便是说他们叛变了。”
  莫明珠焦急。“那可如何是好?三万军军,咱们恐怕……”打仗之事,莫明珠不如萧煜辰擅长,三万军有多大威力、如何抵抗她都没底。
  萧煜辰却并不紧张,“我已经及时派了一个人去,不会有危险的。”
  莫明珠听了却是有些崩溃。“陛下,那是三万人呐,你就派一个人去不是让人去送死还做不成事吗?”
  萧煜辰笑。“爱妃可别小看了这个人。我派的不是别人,而是你的师父,墨非白。”
  “墨非白?”
  萧煜辰毫不怀疑。“有他一人足以抵御千军万马。”
  ……
  长安城外,骁骑营的营地。副统领江琦刚刚整理完毕属下、点了九千精兵,这些都是他最信赖的,至于剩下的两万人,他没有绝对的把握,而且能力远远比不上这一万精兵。
  江琦等人刚出营地,就见前头横跨大河的桥上有一白衣男人在那儿等着。
  “你是何人?”
  江琦虽看不见墨非白周身凌冽的七彩气味,但他隔着数丈远的距离都能闻到浓烈的香气冲面而来,那男子诡异的邪笑着,黑长发在风中狂舞。
  江琦的小兵剑指了指墨非白:“我们统领问你是谁?”
  “……取你们,狗命的人……”
  墨非白的话音刚落,江琦就闻到浓烈的香气夹杂了血腥味道,回身一看,自己带的属下和小兵竟然已倒了大片,七窍流血!他一摸自己的鼻孔也汩汩流着血,惊瞪。“快,屏住呼吸!香有毒!”
  然而让活人屏住呼吸又怎么可能,片刻那数千人竟然都歪歪咧咧的倒下去,江琦盯着乍然出现咫尺眼前的男人,腿一软,跪在地上。
  “想怎么死?”墨非白问,“看在你曾经也帮过我一次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个好看的死法。”
  江琦盯着他阴森英俊的脸看了许久,想起来,数年前他从在战场上看见个浑身鲜血、身体奇香的少年,彼时正在清理战场,他便没有杀他,却也没有理会他的求救。
  “……是你?”
  话音刚落,江琦便觉心头气突然结成一团,心脏便跳不动了,七窍倒是没有流血,死得安详平静。
  墨非白将那丝红色的香线从他鼻间抽出,散在风中,片刻消散全无。前一刻的千军万马,此刻的一片尸山、血流成河,沁人心扉的芳香弥漫在鲜血间,墨非白摇开万香扇嫌恶的遮了遮鼻子,一人,从容的走远。
  他好久没有这么畅快而战了,其实这把扇子更多的作用是他平日里为了缓解各种臭味的,并不是作为武器使用。
  他真的武器,就是他自己。
  莫明珠没有想到墨非白一人、一个时辰间,竟然毁了近一万叛军,而且把另外两万骁骑营的士兵都震得服服帖帖。
  萧煜辰见她不想相信的样子,说 :“你这师父可没有他看起来的那般没用,呵呵。”
  莫明珠讪讪笑了笑。“我以为他只擅长玩弄女人……”
  说着,墨非白就进来了正好听见两人的对话,略不高兴,冷挑了眉。“我一番辛苦,倒是被你们在背后说得这般可恶了。”
  莫明珠忙赔罪,此番多亏了他。萧煜辰虽然赶去也能阻止,但终究是皇帝,宫里走不开,他若一走恐怕就有人要趁虚而入。
  “高家众人已经全部下狱,陛下,您接下来打算如何处置?”
  萧煜辰默了默,说了一个字。
  “斩!”
  半月后,高家勾结西魏谋反之事彻查了明了,刑部将一干证人都全数缉拿归案。
  皇上下旨昭告天下,镇国公高府罪状条条在列。高展鸿为何反对皇后、为何让大将军莫鼎元下狱,为何又千方百计让自己女儿入宫、谋杀皇后、太子,一切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谋反!
  “高府家财全数充公,高氏一族满门抄斩,钦此……”死牢中,高展鸿、高驰等人往地上一歪,往日嚣张跋扈全部没了,只有面对死亡无比的害怕!
  除了高氏,朝廷文武百官中有大半与高氏有牵连,拥护高氏,也无一幸免,轻则贬官,重则处斩,没有一人逃脱,而新补缺上去的,是莫明珠和萧煜辰夫妇二人早就物色好的人选。秦长梵之流。
  老旧的朝廷,终于迎来一次大换血,皇宫里被各贬迁官员送入宫的宫女,也都全数趁此机会清理出宫。
  新春后的长安城,百姓和乐,开始着手重建被去年战争摧毁的残垣断壁。至于为什么现在才重建,是因为朝廷拨款呀!不用花几个银子,就能得到新房屋,那部分守旧百姓对新朝的“不接受”也都变作“欣然接受”了。
  大奉朝,从内到外,终于焕然一新!
  池塘的荷花又在碧波的水面探出嫩绿的小叶来,莫明珠在池边摆了小榻,让萧檀晒太阳。孩子四个多月了,长得白白胖胖的在她怀里像团白面团儿,手脚不停地动来动去。
  绿菱从假山后的小径走来,禀告:“娘娘,墨香尊来向您请辞了。说是明日要启程回燕。”
  莫明珠吃了一惊,赶紧让墨非白进来。
  墨非白人淡雅了许多,许久不见他抱美人了。其实除了这一点,其它他都是不错的人,不过莫明珠就是不喜欢他这一点,所以自动过滤他其它的优点。
  “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我都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怎么突然说要走?”
  墨非白笑笑。“我也是昨晚收到母亲的来信,说父亲重病,让我赶着回去见一面。”
  莫明珠心头咯噔一下,萧煜辰说过,他是燕国最小的九皇子,母亲也就是大燕的皇后了,父亲……不用说,就是燕皇。如果皇帝驾崩,必然会引起内乱吧。
  “原来如此……此事确实不容耽搁,你此行回去一切小心,有什么需要一定传信告诉我和陛下,我们定竭力相帮。”
  墨非白愣了愣,她是一国之后,可知道这诺言的重量,想想自己的好兄弟、好主子,墨非白又觉得自己替他们多虑了。迟早,这天下都是他的,到时,他也会站在萧煜辰的那一边。于是,便笑着说好。
  莫明珠又嘱咐了一些话,与他聊了一些事情表示感谢,墨非白便说要回去收拾行囊。
  他刚走到门口又倒回来,说要送莫明珠一个临别的礼物。
  “瞒了你这么久,也是我糊涂了。”墨非白忽然捉住她的手,令莫明珠一惊(被一个一向以色、鬼形象示人的人捉手,能不惊么),而后手腕一疼,立刻被他划破一刀口子,鲜血爬上手腕。
  绿菱、云桃远远看见莫明珠受伤,都害怕得不知道怎么办,是叫人还是就在那儿呆着。
  墨非白以万香扇划破自己掌心,捏了几滴血落在她伤口上,片刻,两种血竟然交融了。有浓郁的香味飘散出来。莫明珠渐渐感受到伤口处传来热热的触感,渐渐随着血管走遍全身,从未有过的通畅感觉!
  “我们墨氏的先祖曾死过一次,是天香女锦婵以满身鲜血换给我的先祖,才将他救活,所以,我们墨家欠你一条命。”
  “莫明珠,不论你以后和皇上结局如何,又遇到什么样的事,我墨非白,任你驱使、永远站在你的身后,你要记住……”
  莫明珠说不出话来,这样的墨非白她从没有见过,没有一点戏谑和玩世不恭,双眼明亮无比,仿佛这才是他真实的一面。
  等莫明珠回过神来,墨非白已经走远了。
  莫明珠闻了闻伤口处,仿佛透着香。莫明珠也就没管,直到数日后,绿菱、云桃说:“娘娘,我觉得这几日您身上越来越香了,就像……墨香尊身上的香味。”
  莫明珠才发现,自己身上真的开始透出隐约的香气,而且随着日子的推移,越来越浓。莫明珠忽然好奇起,锦婵和龙额侯,以及墨氏的先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莫明珠正要去书阁找资料,却听萧煜辰身边的大太监李秀峰,着急来禀告:“娘娘不好了、不好了,皇上……皇上他,吐血了!”“吐血不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