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大客户

  “公司的债务问题,我自有办法,这个大家不必担心。”
  林源的声音依旧有力,但听在众人耳中,却没有丝毫的说服力,在经过刚才的连番放大炮之后,他这个董事长的话,已经没有人轻易相信了。
  其实对于如今的债务问题,林源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不过他知道,他现在是公司的董事长,是公司最后的倚仗,若是他不能稳住大家的信心,那这个公司的人心就真的要散了。
  他却不知道,他刚才那几番“大炮”,杀伤力实在太大,即使原本还有些凝聚的公司人心,彻底被他这几炮给轰的灰飞烟灭,不见踪影了。
  “不过我现在想知道,公司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只有找出问题的病症,才能对症下药,所以我现在要让大家畅所欲言,大家有什么想法,建议,都可以说出来。”林源目光扫过四下,带着几分期待说道,对于如今沧澜矿业的困境,他实在了解不多,所以想从这些公司中高层职员口中,得到足够多有用的信息,若是有人能够一并提出解决的办法,那就更好了。
  这番话说的倒有点谱,不过场上依旧一片沉寂,一时没有人出声,刚才林源的几轮“大炮”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众人都还没有缓过劲来。
  林源旁边的夏盛昌轻咳几声,发话了。到现在为止,林源的“表现”,还是让他很满意的,只是对方不闹不吵,不要直接撕破脸皮就好,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不介意配合一下对方的工作。
  而且,从对方的这个问题,他隐约嗅到了几丝的杀机,所以他不能掉以轻心,他要首先讲话,把一个基本的调子,说法定下来,免得有人口无遮拦,说出一些不三不四的话,到时就被动了。
  “我是公司的总经理,我来大致说一下公司如今的经营情况,存在的问题,面对的危机,以及应对的策略……”
  夏盛昌开始侃侃而谈,有时停下了喝几口水,现在他所说的,都是他早已准备好的讲稿,听起来井井有条,头头是道,但仔细一琢磨,好像都是一些空话,套话,具体的问题什么也没说?
  “公司走到如今的困境,除了客观方面的一些原因之外,不可否认,还有领导决策上的一些失误错漏,作为公司的总经理,对此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愿意接受公司的批评,处罚……”
  “现在是寻找问题的时候,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夏总为公司做出的贡献,大家都有目共睹,看在眼中,谁也不能抹杀的。”当夏盛昌说的兴起,还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林源出声,止住了他的话。
  到现在为止,林源认为,夏盛昌可能存在能力上的问题,作为公司全面负责的总经理,沧澜矿业沦落到如今的困境,他自然是有责任的,但他依旧没有怀疑到其它别的方面。
  而他的这番话,也算是定下来一个调子,那就是夏盛昌是有功的!他在保护夏盛昌,因为在他看来,要沧澜矿业继续发展下去,夏盛昌这个总经理是不可或缺的,因为除此之外,他也找不到其他的可以信赖的人了。
  林源发话了,夏盛昌也就见好就收,只是偷偷瞥了一眼坐着身旁的对方,眼眸中闪过一抹狐疑,这个林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丹丹说,他什么都知道了,可是看这样子,对方完全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啊。
  他其实已经给了对方机会,只要对方有心,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名正言顺的开炮,把他这个总经理给撸了去,事到如今,这个位置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了。
  但是对方偏偏没有这么做,放弃了这个摊牌的好机会,反而帮他说起了话,这种反常情况,让他大为不解之余,心里也莫名的一阵发冷,咬人的狗不叫,不叫的狗才是最可怕的,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就窜出来,给你致命一击,难道这个林源,真的在憋什么大招,这简直太可怕了。
  在夏盛昌开了这个头之后,接下来陆续也有几个高管出来说话了,而他们所说的内容,基本就是依照着夏盛昌先前所定下的论调说开去,总之就是强调客观的因素如何困难,公司陷入如今困境,是由诸多客观因素决定的,比如技术落后,装备落后,矿点资源分散,开采规模不够大,成本过高,缺乏竞争力,一些核心稀有矿产的资源采伐过度,接近枯竭等等。
  若把他们的话直白的翻译一下,那就是沧澜矿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那就是必然的,活该你倒霉。
  一辆飞车由远而近,飞到沧澜大厦的上空,在停车坪上缓缓降落下来,车门打开,一个浓眉大眼,帅气英俊的年轻男子从车上跳了下来,正是夏振豪。
  在接到夏盛昌的电话之后,他就立刻赶过来了,心中隐隐带着几丝兴奋,早点摊牌也好,这一天终究要到来了,从今天开始,就是林家败落,夏家正式崛起的日子。
  他甚至急于看到,林源那张气急败坏,恼羞成怒的面孔,林源,你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们玩跳珠吗,我赢了,小薇亲了我,你为此狠狠打了我一巴掌,说我们夏家只配一辈子给你林家打工,你或许早就忘记了这件事,忘记了你说过的话,但我却没有忘,一直记住心里。
  又一辆飞车由远而近,迅快的飞临沧澜大厦的上空,降落了下来。
  “咦!”看到这辆到来的飞车,正要步入大厦大门的夏振豪不由停下了脚步,“幻影3000!真的是一辆幻影3000!”
  看到到来飞车的车型标志,夏振豪不由暗自惊呼,这款幻影3000是福特公司最新出品的限量版顶级豪车,售价在五千万之上,还要有关系才能买得到。
  这辆幻影3000的到来,让他好奇心大起,不由停下了脚步,想要看看这辆顶级豪车的主人是谁,怎么会到沧澜公司来。
  车门打开,一道窈窕身姿从车中走了出来,这是一位明艳俏丽的年轻女郎,穿着一件鹅黄色的窄裙,搭配着丝质的白衬衫,乌黑的秀发自然的扎成一束马尾,灵动的荡漾在肩后,修长白皙的双腿下踩着一双银白色的高跟凉鞋,仿如精雕细琢过的姣美脸蛋上又透着几分白领丽人的精明干练。
  紧随着她下车的,还有一位提着公文包,穿着一身黑色短裙套装,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气质知性典雅的年轻女子,两人下车之后,无视旁边吸引投射过来的众多路人目光,径直拾级步上台阶,走入大厦中去了
  夏振豪收回目光,也紧随其后走入了大厦大门,心中同时在猜测着这位顶级豪车年轻美女的身份和来意。
  公司的新来职员?不可能,就那辆幻影3000,连公司的总裁都坐不起,那么大有可能就是公司的客户了,而且是个大客户,不过一时却想不出是哪一家。
  进入大厅,那位豪车美女和她的同伴已经不见了,夏振豪便来到前台询问。
  前台接待一听,就知道他问的是谁,回道:“刚才来的,是银月投资的总裁周华菁小姐。”
  “银月投资的总裁?”夏振豪听得惊讶不已,银月投资他知道,确实是沧澜矿业的一个大客户,或者说是一个大债主,不过他不知道这银月投资的总裁会是这么一位年轻美丽女子。
  “你确定她就是银月投资的总裁?”夏振豪不由多问了一句。
  前台接待道:“是的,来人的介绍就是这样,她是夏总今天特地邀请来的几位大客户之一。”
  夏振豪没再问了。银月投资是天创集团旗下的一个全资子公司,天创集团则是以造船业为主的一个巨无霸集团,是华夏国飞船制造行业的龙头老大。
  这么一位年轻女子,竟然当上了天创集团旗下,银月投资的总裁,夏振豪隐约就觉得,这个顶级豪车美女的来头,定然不简单。
  银月投资是沧澜矿业的大债主,那么这位周小姐这次来的目的不问可知,就是讨债来的了。
  对于沧澜矿业的业务,夏振豪十分熟悉,据他所知,沧澜矿业欠下的银月投资的债务大约有一千万,而且是本月底就到期。
  这对沧澜矿业来说,无疑是一趣÷阁巨大的债务,但在夏振豪看来,这趣÷阁债务对银月投资来说,并算不得多重要,似乎不值得一个总裁亲自上门来讨债,派个部门主管来就足够了。
  而这次周华菁亲自上门讨债,显示出这位年轻的总裁小姐似乎对这趣÷阁债务十分重视?
  夏振豪目光转动,以他敏锐的商场直觉,似乎已从中嗅到了某种可以利用的机会,他一边心中琢磨着,一边朝着楼上快步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