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恩怨

  “没想到这也能蒙混过关?”
  无名心里偷偷的一阵好笑,不过他心里也暗叹,幸好就这样过关了,不然以这女子玄天境的修为,要杀他还不是跟捏死个蚂蚁一样。
  远远望向山顶,看着那女子拿起木琴离开后,无名才自作主张的悄悄走下山去。在回去的路上,当闻到四周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儿,以及看到许多动物的残肢,他面露歉意,同时也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了一阵后怕与不解。
  回到天权尊,无名已将自己身上的血渍清洗干净,不过身上的衣服却是湿漉漉的,甚至还在往下滴着水珠。
  踏进天权尊的大门后,与自己预想的一样,这一晚再没有飘来酒味,只见他的三个师兄正坐在凉亭底下。
  “墨星云,你怎么才回来啊?你知不知道我和雨天两个找了你一整天,就连大师兄都整个下午在找你。”
  凉亭底下传来了屠苏的声音。
  瞧着凉亭下冷冰冰的三个黑影,无名立即行上前道:“对不起啊,陆师兄,屠师兄,莫师兄,让你们担心了。”
  “不管你到哪里去?也至少给我们说一声嘛!搞到现在才回来,大家饭都没吃呢?”
  莫雨天有些面显抱怨道。
  “饭没吃倒是小事,你知不知道,你这么晚回来?可真的把我们都给担心死了?
  你看大师兄连酒都没喝呢?”
  屠苏小心地看了眼陆暝星,而后对无名道。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无名低着脑袋嘀咕道。
  “你真的能保证?”
  “行了。”
  莫雨天打算刚要再说话,但这时陆暝星打断了前者的话语,并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不要再讲话。
  “今天你去哪里了?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
  陆暝星凝视着无名,淡淡的道。
  “回大师兄,今天我在打猎的过程中不慎听到一道优美的琴音,那琴音甚是好听,于是我就好奇地朝着琴音的方向追了过去,但谁知待行到那琴音所出之处时,那弹奏此音的主人看到我甚是生气,于是她在一怒之下就把我给打晕了过去,所以……”
  面对陆暝星的问话,无名仍然双手抱拳恭敬道;虽然,此时他心里很不情愿编出这个谎言来欺骗前者,但他也是身不由己,总不能把自己走火入魔到处乱杀生的事情给说出去吧。
  “弹出优美的琴音?难道是她?”
  屠苏面显惊恐之色并看向一边的陆暝星。
  “小师弟,你所说之人是不是一个貌若天仙的白衣女子?”
  莫雨天也面色凝重,突然问向无名。
  “是的,莫师兄!难道你也认识她?”
  无名假装满脸好奇地对莫雨天问道。
  “当然认识了,额,不是,当然知道了。哎呦,你呀!今天能从她手里面逃出来算是万幸了。”
  莫雨天一拍大腿,斜眼咧嘴道。
  “额。那她是谁呢?为什么竟会令莫师兄如此的恐惧?”
  “她呀!就是南宫博的女儿南宫明月,你可知道她的修为到了什么层次不?玄天境啊!”
  “行了,有完没完。”
  莫雨天说的正激动时,陆暝星又一次打断了前者的话语。
  他看向无名并严肃的道:“墨星云,不管怎么样,这个女子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虽然她貌若天仙,但其性情多变,修为很高,而且,她也是慕容少白心中梦寐以求的对象。所以,你以后要是再见到她,趁早还是躲远一点。”
  “嗯。我知道了大师兄。”
  无名点了点头,不过心里还是咯噔的跳了一下,很明显陆暝星的言下之意,主要还是要提防慕容少白。
  “现在言归正传。”
  陆暝星昂首叹了一口气,然后看了看他们三人道:“今日早上,宗门传下掌门口谕,让我们几个真传弟子前往天枢尊。我们所有人到天枢尊后,掌门对着其他五大圣尊和我们吩咐道,他将要闭关六个月,在这六个月期间,要谨防五毒教的偷袭,其次,在这期间,宗门内所有的一切事务由慕容少白代管,说完后,掌门还把天剑令交给了慕容少白。”
  “什么?慕容少白代管剑域?”
  无名睁大眼睛,一脸惊奇的问道。
  “这没什么奇怪的,小师弟!你可能不知道,以前掌盟只要闭关,一切都会交给慕容少白代管。我们早都已经习惯了。”
  屠苏插话道。
  “真的是这样吗?”
  无名一脸困惑。
  “嗯。是的。”
  陆暝星表示认同地点了点头,而后他着重地看向无名道:“还有三个月晋级剑斗会就开始了,墨星云,你打算参加吗?”
  “晋级剑斗会?”
  “对,就是同等级之间的比武大会,每年都会举行一次,争到前四名都有奖励。”
  “什么奖励?”
  “奖励是次要的,我就问你参加不参加?”
  “难道有什么不妥吗?”
  看着陆暝星严肃的表情,无名的脸上露出了许些疑惑。
  “小师弟,你有可能还不太明白。剑斗会虽说是不允许故意伤害对手,但是刀剑无情,难免会出现意外。大师兄的意思是,以前你与秦氏兄弟有些过节,此次又是慕容少白主持大会,他是怕秦氏兄弟对你下阴手。”
  这时,突然屠苏站起来解释道。
  “是这个意思吗?大师兄!”
  无名看向陆暝星道。
  “差不多。不过他只说对了一半。因为,我的意思是你们三个人都别参加了。”
  “这是为什么?大师兄!”
  另外两人也一脸不解,异口同声道。
  陆瞑星突然站起身,背手走向凉亭边,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明月,长出一口气道:“因为这次剑斗会不止是普通弟子要参加,我们几个真传弟子之间也要争斗,而且我们七人之间的对阵图都已经定下来了。我的第一轮对手就是慕容少白。所以我感觉这其中有诈,而且这幕后指使者就是慕容少白,我看这次他做代掌门的意图不简单,似乎是想把我们天权尊给切除掉啊!”
  “什么?把我们天权尊给切除掉?”
  屠苏满脸惊愕。
  “这也太过分了吧!”
  莫雨天低下头,一脸不解。
  “哼。跟他拼了,就是死,我也要拉上几个天枢尊人的狗命。”
  无名双目圆睁,五指握拳,一脸愤怒道。
  “天权尊本来就是个虚壳,被剑域给剔除其实也是早晚的事情。”
  陆暝星看了看一圈天权尊的整个院子,他目光中充满了忧伤与不舍,随后他暗叹了一口气,而后对另外三人笑道:“你们自己拿主意吧!如果想在剑域中安安稳稳的待下去,就最好别参加这次剑斗会了。”
  说完后,陆暝星语重心长的看了他们一眼,而后默默的离开了。看着那离开的孤寂背影,无名的心里瞬间涌起了一股浓浓的酸意,让他很是难受。
  “走吧,我们先去吃饭吧。”
  “我不吃,要吃你自己去吃。整天就知道吃,除了吃你还会干什么?”
  “唉,我好心问一下你,怎么了?我告诉你,你爱吃不吃?”
  “小师弟,咱俩去吃饭。”
  “我也吃不下去。莫师兄,你先去吃吧。”
  “唉,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算了,既然你们都不去,那我自己一个人先去好了。”
  莫雨天有些不高兴地摇了摇头,而后先行离开去饭堂了。
  “屠师兄,我怎么感觉这次陆师兄的心情好像很沉重啊!”
  无名扭头看向自己身旁的屠苏,目光中充满了疑问。
  屠苏叹了一口气,而后看向无名,目光中充满回忆的道:
  “小师弟,你可能不知道,陆师兄与慕容少白两个人是死敌。听别人说,在我还没有进入到剑域的时候,他们两个是同一年的剑域弟子,而且两人都是天赋异禀并同在天枢尊,据说在那一代弟子当中,他们两个人是最出色的,对修武的悟性也不差上下,但慕容长少白的老爹在那时就已经是剑域的掌门了,不知是什么缘故,陆师兄最后被弄到了荒废多年空无一人的天权尊,也听说他每天的饮酒习惯,其实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至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争斗,其实我也只见过一次,而那次冲突的发生就是在两年前的晋级大会上。那时,在没上擂台之前,他们两个可以说已经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所以,许多人都希望他们两个最好能在最后的对决中出现,可惜令人遗憾的是他们提前就相遇了。在那场打斗中,他们两个人的战斗异常激烈,总共耗费了大概一个多时辰的时间,最终慕容少白才险胜大师兄。不过,慕容少白也不好过,最后他的腿上也挨了大师兄的一剑,当时的场景,现在我仍然历历在目,慕容少白挨了那一剑后,就像发疯了一般,要与大师兄不死不休,大师兄也一样。当时,幸好有其他六大圣尊都在场,将他们两个人给强行阻拦了下来,否则,以当时的情况看,他们两个人必然会有一个命丧当场。”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