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子强弑母

  封??祥看着玉溪,目光灼灼,似乎有流光在闪烁,“你刚刚说岚儿怀了我的孩子!”
  “你!!!”这一瞬,玉溪简直要疯了,一拳砸在封??祥俊朗的脸上。
  挨了一拳,封??祥的右脸迅速肿起来,但他仿佛没有感觉一般,突然咧嘴一笑,而且笑得像个傻子一样,“孩子,我和岚儿的孩子。”
  “……”玉溪只觉得自己一拳打在棉花上,没用,也没劲儿,特别憋屈。
  乔岚幽幽转醒,看到一张淤肿的脸,眨眨眼,视线变清晰,才认出这张惨兮兮的脸,“翔……翔哥……”
  “岚儿,你感觉怎么样?”
  “你的脸……怎么这幅样子?”乔岚想起身,封??祥轻轻按住她的肩膀,不让她起来,“你躺着!我没事,倒是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就是没力气,我这是怎么了?”乔岚想用灵气检查一下自身,却发现她身上竟然一点儿灵力都没有,空间感受不到,精神力为零,绝对领域使不出,这样的情况让她彷徨不安。
  封??祥低头亲亲乔岚的额头,“岚儿,我们有孩子了,你要做娘亲,我要做爹啦。”他的神情并不全然是欢喜,还有一丝抹不去的忧愁。
  在那个时空,在岂国,十六五岁做娘的女子大有人在,所以他在知道岚儿有喜后满心狂喜,但玉溪接下来的话给了他当头一棒,原来女子应该二十三岁之后再生孩子,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就算平安生下来,也于母体有碍,在这缺医少药的末世,什么都保证不了。
  “……”乔岚睁着眼睛,花了几秒钟消化封??祥话里的意思,“我有宝宝了?”
  “对,三个月了……”那时他历尽千辛万苦才与岚儿重逢,情难自禁,后来一直恪守界限,不曾逾越,当然,其中不乏岳父大人对他严防死守的原因在,没想到这期间他们的孩子已经在岚儿的肚子里,慢慢成长……
  “岚儿,辛苦你了!”封??祥在乔岚的额头落下轻柔的一吻。
  屋外,许子林看看屋里浓情蜜意的两个人,又看看几步之外的沙发上,神色铁青的玉溪,他心里默念着各路神仙保佑,别再让这两个人打起来了,那是他的基地不能承受之祸啊。想我为了基地,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各路神仙只当可怜可怜我吧。
  玉溪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许子林被吓了一跳,“乔副队长!”
  “……”玉溪不置一词,走到窗边,一跃而出。许子林跑到窗边,视线里只剩下一抹淡漠的背影,瞧着竟是往中心湖去的。
  防御大阵!许子林一想到这个,立刻打鸡血,也跃上窗户跳了出去,然后发动风系异能追了过去。
  十分钟后,下午六点的钟声响起,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保护罩在虎威基地的中心湖扩散开来,持续延伸到基地外五公里的地方才停止。
  唯一见证了这一奇迹发生的许子林喜极而泣,虽然欠下了还不起的巨额债务,但他相信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是有回报的,同样,所有午餐都是付费的。
  许子林脑子里已经有一套最大限度从虎威居民手里榨晶元的计划。债是他为基地欠下的,理所当然要整个基地一起还。
  他要重新规划虎威基地,所有区域分三六九等,然后明码标价,价高者得,所有土地分三六九等,然后明码标价,价高者得。
  夜深人静的时候,虎威行政大楼顶层的欧式塔尖上,玉溪静静地坐着,两眼直视那轮血红的圆月。
  圆月旁,云彩缥缈,层层叠叠,像极了记忆里的云卷云舒。那时候他还只是一株莲花,而且是荷塘里唯一的一株荷花,每天接受佛光的洗礼,逐渐有了灵智和灵力。幻化成人第一天,他喝光佛藏的酒,第二天,他放跑佛养的灵宠,第三天,折断佛种的灵竹……
  一个身影忽闪而至,打断玉溪的神游。
  封??祥在玉溪身旁站定。
  玉溪淡漠地瞥了瞥封??祥,“她呢?”
  “睡下了。”
  这可能是两人自认识以来最为平和的两句话,接下来……
  “我想知道岚儿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母体羸弱,负担过大!”
  “为何她身上一点儿能量波动都无?”
  “想知道?”
  “……”
  “求我啊!”
  “求你……”封??祥的姿态放得很低,对于天之骄子来说,实属不易。
  玉溪语噎,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好了。
  乔岚灵力的流逝的确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父母的基因都很强大,当孩子遗传了这份强大,转嫁到母体上就是沉重的负担,以前孩子还小,谈不上负担,现在孩子进入生长期,便会主动吸收营养和灵力……
  “才三个月就这样,以后还会更严重。”
  玉溪的话又去晴天霹雳炸响在封??祥的脑海里,这孩子,竟是未出生就弑母?!
  这一刻,因孩子而欢喜的心情荡然全无,封??祥对那个未出生的孩子产生了厌弃的想法,甚至有了杀意。
  他很后悔刚刚告诉乔岚关于孩子的事,否则就可以……现在岚儿已经知道,一定不会同意……
  “有无办法保她母子平安?”
  “……”玉溪转头,看向封??祥,一瞬不瞬,好一会儿才回答道,“有!孩子父亲的血可以给孩子提供一部分能量,减轻母亲的负担。”
  “好,用我的血,可以多用点。”
  封一忽地现身,焦急到,“侯爷千金贵体,不可损伤。要用血,请用属下的。”
  “封一,你僭越了!”封??祥心情很不好,更不乐意见到封一。封一却转身对玉溪请求道,“请用我的血,多少都没问题!”
  “我说了要孩子父亲的血,你是?”
  “……”封一虎躯一震,脸刷地一下白了,他一心为主,完全没想到这层,就上赶着折辱夫人名节,给侯爷戴绿帽子。
  也就是在场的另外两个人不愿揪着这点不放,否则没完。
  这是三十年来,最严重的失职。封一黯然伤神,退下,“属下下去领罚。”
  玉溪的视线随封一而去,问道“他是不是傻?”
  “……”对此,封??祥不予置评。
  “都是傻子!”玉溪不再看主仆二人,其实还有别的方法帮乔岚保胎,但他更喜欢让姓封的流血流泪。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