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大结局

  
  apscript  安静失魂落魄的回到房间,栾轻风一看她的脸色便知到有些不对了。
  罗玉笙就跟在安静的身后,他看着栾轻风过来扶着安静才小声道:“我今晚出去住,你帮我好好照顾她,让她自己心情好了再给我打电话。”
  栾轻风看罗玉笙脸色凝重,但也知道这是他对自己的信任,便点点头应下,“好。”
  罗玉笙随即便出了门,站在门外,虽然还有些心痛,但他却知道也明白,自己是没有办法陪妮妮一辈子的,更何况她这个时候真正需要的人也的确不是自己。
  和桐儿在一起之后,他对栾轻风的目光也的确不如以前那般充满了讨厌了。只是希望她能缓冲下这份儿艰难的时光和难以接受的真相。
  安静彻底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一夜,她知道,自己是发烧了。
  然后,她做了一个沉甸甸的梦,梦里,她回到了七岁那一年,那天中午,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她背着自己的小包包,正准备偷偷潜出门去河里给哥哥捉鱼,一切就像记忆中的样子,他们罗氏的祖屋,亭台楼阁,古香古色,她走在走廊里蹦蹦跳跳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恍然这些年就是一场梦,但是走着走着她却发现,周围竟然没有一个人。
  因为哥哥的生日,所以几乎整个家族的人都来到了这里度假并给哥哥庆生,但是怎么突然间一个人都没有了呢?
  妮妮慌张了起来,她开始奔跑,并一边跑着一边大喊,“爸爸!哥哥!爸爸——”
  “妮妮,这里!”突然,爸爸的声音从堂屋传来,空荡荡的而又悠远的传到了妮妮的耳朵里。
  妮妮寻着目标找了过去,她蹑手蹑脚突然有些害怕,于是只将脑袋露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看向里面。
  爸爸罗树根正站在里面的长条书桌边手持毛笔写字,抬头便看到她,眼里闪过微笑,满脸的宠溺疼爱,并对她招手,“爸爸这里来。”
  妮妮突然热泪盈眶,爸爸。
  她最喜欢梦见爸爸了,因为梦里面,他永远都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帅气,那样的高大,她的爸爸。
  妮妮迈着腿跑了过去,并一把抱住了爸爸的,“爸爸,妮妮好想你,好想你”她深吸了一口气,还闻得见爸爸身上的味道,仿佛就在眼前,从来没有消失过。
  “乖女儿,快看爸爸写的什么!”罗树根一把抱起妮妮并让她看自己刚刚写的字,‘阖家欢乐’,爸爸的字十分的好看,有着他自己的风骨。
  安静点点头,忽然,外面传来一声枪响,她惊恐的想起了什么,赶紧拉着爸爸道:“爸爸,我们走!这里太危险了,爸爸,我们走!”
  可是罗树根只是微笑的将她放在地上,并蹲下身看着她的眼睛摸着她的脑袋温柔道:“妮妮乖,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做吗?爸爸知道你总有自己的想法,你是个聪明的孩子,爸爸最骄傲的事情便是拥有你这样的女儿。”
  妮妮却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扭头看到身后突然升起了大火,渐渐的周围也惹上了火苗,她和爸爸片刻就被大火包围,可是爸爸却依旧动也没有动的蹲在那里看着她,妮妮意识到不妙,但她却只能哭着拉着动也不动的爸爸尖叫:“不要离开我,不要!”
  “妮妮,爸爸爱你,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我们一家三口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告诉你哥哥,爸爸以他为毫,有你们这一双儿女我并没有什么遗憾,我只是可怜你们会在黑暗泥泞中挣扎着成长,这是爸爸的错,因为自己错误的善念导致你们会过上那样的日子。”
  “爸爸爸爸”妮妮摇着头,眼泪滚到了嘴里,苦涩的难以下咽。
  妮妮终于意识到,这不过是她的一场梦,而爸爸只能眼睁睁的慢慢离她远去,迅速的消失在火堆里。
  “妮妮,爸爸走不了,爸爸走不了”
  然后,她抬头便看到爸爸的身体晃悠悠的悬挂在房梁上,身上滴答着血,双眼圆圆的睁着,妮妮无法接受这一切,她捂着脑袋痛声尖叫,却突然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被埋在冰冷的尸堆里,而她四周的脸,全部都是曾经疼爱她的人。
  她的亲人们,一个个被杀,被烧死,到死,没有一个瞑目。
  妮妮开始挣扎,开始向上爬,她知道这还是自己的梦,所以在她看到罗树成依旧像记忆里一样像自己走来时她尖叫着扑倒了他身上并狠狠的埋头一口咬断了他的脖子!
  滚烫的血喷洒在她的脸上,她掐着罗树成的脖子问他,“还有谁!?还有谁!”
  罗树成笑的一脸得意,“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你的母亲,都是因为她!”
  “我要她生不如死,我要她生不如死!”
  安静睁开眼睛时已经是第二天,栾轻风看到她醒来很是松了口气。
  但是在他看到安静眼底的冰冷漠然时心底又很是‘咚’的一声,但他什么都没问,只是沉默的将安静抱了起来,让她靠在床头,然后才问她,“饿了么?”
  安静无力的摇了摇头,一脸的心如死灰。
  栾轻风实在心疼,便摸着她的脸,感觉到她真的不烫了才道:“还难受吗?”
  安静又摇了摇头,抬眼看到栾轻风,她身子往前拱了拱便靠进了他怀里,栾轻风紧紧的搂着她,她垂着眸苦涩的道:“轻风,我梦见爸爸了。他说他走不了,我看见他被大火吞没,看见他被挂在房梁上却无能为力。轻风,我真的不知道原来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洛袖音,我现在恨她,从来没有这样恨过一个人!我为自己从前心底还有着自欺欺人却无法再隐瞒的期待而感到羞耻,她不配做我和哥哥的母亲,她更不配得到爸爸的爱,爸爸他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我们家所有的亲人,都是好人,可是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她!”
  安静片刻觉得心绞痛,这是她不能释怀的,可是一想到爸爸,她就难受到无法抑制。
  栾轻风听罢安静的这番话才彻底确信果然和自己所猜想的一般无二,只是如果真相真的是这样,就真的苦了这兄妹俩了。
  他紧紧的搂着安静不知道该说些怎样的言辞来安慰,因为这个时候说的任何话都会显得苍白无力,他只能默默的抱着她,给她精神上的安慰。
  过了好一会儿,安静似乎才彻底的清醒了过来,也明白那不过是一场梦,更是明白了某些事实。
  “轻风,我哥哥呢?”她想,哥哥这些年所负担的并不比自己少,他如今的决定才是她所要前进的动力。
  栾轻风立即道:“我帮你叫他,但是这之前,吃些饭?”
  安静虽然根本没有食欲,但这个时候看到栾轻风眼底的担忧,却还是点了点头。
  她会珍惜身边每一个真心待自己的人,所以,她又怎么舍得她爱的人为自己感到担心。
  等她吃完了一碗栾轻风为她熬的粥后,罗玉笙也匆匆的赶回了家。
  在知道她竟然发了一天的烧又几乎是睡了一天之后,罗玉笙的神情止不住的心疼,他坐在床边看着妹妹,脸上便只有温柔了。
  “我以为你不过是难受,没想到竟然还病了,这会儿感觉怎么样?”
  安静摇了摇头,“我没事。哥哥,我梦见爸爸了。回到了七年天的那个中午,爸爸他告诉我,他以有我们两个这样的孩子感到骄傲自豪,他的人生因为有我们没有遗憾。”
  罗玉笙伸手摸摸安静的头,“这是爸爸的心里话,他一直都是个好爸爸。”
  安静点点头,又道:“我从前心底的确是藏了幻想,我还想过,如果某一天她知道了我是她的女儿会不会感到后悔,会不会感到愧疚,我们有没有机会重新拾起这段母女情弥补遗憾,我可真是为这种想法感到羞愧。”
  “不怪你,我小时候也有过妄想,有过不甘。只是有些人,既然当初能做出抛家弃子的行为,她的良心又怎么会有。更何况,你还小,也没有得到过,哥哥一直都知道你心底的期待,所以才担心”
  安静瞬间流下了眼泪,她觉得耻辱,可是哥哥原来一直都理解,她更是为自己感到羞愧,心底的坚硬再一次一层层的高磊,她想,她再也没有任何理由为洛袖音感到动心了。
  “哥哥,接下来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和你共进退,也请你不要再有任何事情瞒着我。爸爸和亲人们的仇,咱们就快要报了,再也没有什么事能阻挡我们了,对吗?”
  罗玉笙伸手替安静擦掉眼泪并默默的点了点头,“哥哥已经埋好了所有的引线并陷进,就将要把他们一网打尽。等到明年清明,或许,我们就可以替爸爸烧一炷香了。”
  栾轻风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这对兄妹并没有上前,他知道,他有自己的范围需要遵守,而他能做的,就是给他们自己所有能给的支持。
  安静和罗玉笙互相拥抱,抬头看到栾轻风正看着自己,她朝他微微一笑,甚是感激他此刻的存在。
  几月后,春节前夕,华城市再次爆发一则令人震惊的新闻!
  “华城市罗氏集团前任董事长在十四年前全家遭遇火灾,但近日,突然出现两位遗孤,并称十四年前的那起火灾并不是意外,并已经要求司法立案查清当年真相。作为华城市第一财阀的罗氏集团董事长罗先生表示,只要确认二人身份便会将属于他们的集团双手奉还,而如今他们的身份得到确认,竟是上一任董事长嫡亲血缘”
  云海市栾家,夏幽幽等人坐在电视机面前震惊的看着电视上已经如火如荼的炒热到了全国新闻上的这则消息。
  他们个个目瞪口呆,简直没有想到,原来安静有这样的身世!夏幽幽想到了安静曾经的剖白,立即又想到,只怕事情远远没有电视上说的这么简单!
  这么想来,安静从小竟然经历了这些简直是难以相信,更是无法抑制的心疼啊。
  电视机里,罗玉笙坐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对着话筒表情冷漠的道:“我和妹妹当年从火灾中逃生,因为受到过度惊吓和创伤,所以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将我们收养的人给了我们很好的治疗,所以我们的记忆和身体都渐渐的康复,如今回来是想要感谢三叔这些年对集团的贡献,也是想要感谢三叔如今给予我和我妹妹的支持。我和妹妹现在也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来运作集团,所以以后还要三叔多多的帮忙。至于十四年前的火灾,我和妹妹虽然在现场,但是太多的事情都没有头绪,所以这件事还需要交给警察处理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闪光灯噼里啪啦的对着他们兄妹二人出色俊美的脸拍个不停,时间仿佛已经定格在了他们彼此的脸上,但是栾轻风却知道,他们的内心并不是如此。
  这一切计划都还算顺利,接下来,打入了内部并已经成功的打草惊蛇,再然后,就等着敌人露出蛇尾巴了吧。
  同样在身后看着新闻的栾二老爷和谬独舞很是震惊的看着电视上熟悉的脸孔,所以,安静竟然是华城市罗氏集团的千金?
  毕竟知道安静这些年经历了什么,所以被人收养还得到治疗什么失忆不过都是鬼扯,缪独舞和栾二老爷也就知道了安静兄妹这些年究竟遭遇了什么。
  “所以,你们办公司就是为了这一天?那场火灾的真相不简单吧?”栾二老爷看向栾轻风问道。
  栾轻风耸了耸肩,一脸的无意回答。
  栾二老爷虽然好奇,但他也知道自己儿子的德行,拿刀都是逼问不出来的。不过他却有些相信这对兄妹的能力,只怕真相迟早都要大白于天下。而且,看样子,只怕也是快了。
  缪独舞却是满脸的心疼,“我说安静这孩子怎么腿上有烧伤的伤疤,她模样也好,当初是和哥哥好不容易重逢了吧?我这些年对她也算不上好,她的命是苦。”
  栾轻风听到自己母亲如此心疼的呢喃,突然抬头看向她道:“你应该还不知道,她的原名叫罗妮妮,母亲正是洛袖音女士。洛袖音你认识吧?我看你们关系挺好的。”
  缪独舞顷刻一脸震惊,她当然知道洛袖音是谁!只是原来还有这样的关系!
  “这件事我倒是知道,当初罗氏集团董事长的妻子出轨又抛家弃子的丑闻圈内不少人有耳闻,只是事不关己都不上心罢了,后来我见过洛女士倒是认出来了,但你母亲和她有缘分我也懒得插言,毕竟事情已经过去数年。但我曾经和罗先生有过交道,他是个很讲道义的人,做了不少善事,也很有能力,就是有时候太过善良。他的子女倒是比他更有出息。轻风,你眼光从小就不错,这个儿媳妇我没有什么意见。”
  说罢,栾二老爷就拿起了自己的工作资料看起来,这也算是一句承诺,得到了栾二老爷的承认,就等于得到了整个栾家的力量,栾轻风嘴角勾起一抹笑来,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告诉他的幺幺了。
  缪独舞还是有些尴尬的,她哪里知道洛袖音有这样的历史,但是看到儿子一脸欣喜的样子,她叹了口气,也很是无奈的叹道:“你年龄也不小了,什么时候求婚呢?”
  栾轻风似乎很是云淡风轻,“等时机吧。”
  但是他云淡风轻表面下的紧张和激动却还是一眼就被缪独舞给看穿了,“再不抓紧时间,安静的身价再涨,又凭着她的容貌本事,只怕以后你的竞争对手是不会少的。”
  栾轻风心中一紧,谁敢?他从小就瞄到大,好不容易煮熟了岂能飞了?
  安静和罗玉笙搬回了罗家的别墅。
  他们兄妹二人都在这里出生,这里长大,这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家。
  不过,罗树成一家三口却还是没有立即搬走,他们当然也并不着急,他们倒要看看,他还要怎么演习。
  这个春节,兄妹二人哪里都没去,一边盘点着集团,一边和罗树成各种太极。
  只是公司上下现在全部都是罗树成的心腹,经过十多年的更变,这里的确已经不再是父亲的罗氏集团了。
  大年初七,安静在门外隐约看到了洛袖音,不过她并没有理睬,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进了罗家花园。
  花园里,罗玉宴和他的朋友们高声欢笑,看到安静之后倒是片刻的安静了一会儿。
  “那就是你妹妹?长得的确好看。”
  安静理也没有理他们就径直进去了,罗玉宴很是失落,“她从小就这样好看,只是性格大不如从前了。”
  “从前怎样?”
  “从前很活泼可爱的。”
  “经历了这么多变故,人应该都是会变的吧。喂,什么时候把你妹妹介绍给我啊?”
  罗玉宴立即踹了自己朋友一脚,没有再言语。
  从小,他也是很宠自己这个家里唯一的妹妹的,只是在知道她竟然就是妮妮时他就有一种预感,她可能再也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妹妹了。
  初七晚上,罗家有一场宴会,是罗树成夫人为他们兄妹二人举办的,名为欢迎,实则,也不过是为了他们自己好看。
  安静有些没想到,她会在宴会上看到一个人,尚云朵。
  尚云朵远远的站在罗玉宴的身边仰着头不知道在说什么,身穿礼服的安静持着香槟酒杯,心里却有些忐忑。
  她倒是把尚云朵给忘了,她是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孤儿院出去到了栾家的,所以尚云朵知道他们兄妹在媒体面前的说辞是撒谎,如果她戳穿的话,倒是有些麻烦。
  于是,安静端着酒杯就走了过去,远远的看着尚云朵微笑了,“二丫。”
  这个名字,已经很多年没有叫过了。
  尚云朵浑身一惊的转头看向了安静,夜幕下霓虹灯闪烁,安静犹如一个女神一般站在人群中异常的醒目,而她,却像一个卑微的尘埃,尚云朵浑身自卑,更不想这样和安静面对面。
  罗玉宴有些吃惊的看向她们二人,“你们认识?”
  安静眯眼,看来,她还没有说。
  于是,她走上前去主动挽着尚云朵并对罗玉宴道:“宴哥哥猜对了,我们的确认识,是吧?”
  罗玉宴的脸不自觉的红了红,妮妮叫他哥哥了。
  就在他晃神之际安静赶紧拉着尚云朵去了另一边,冬季花园里唯有月季还坚强的开着,安静有些凌人的看着尚云朵,而尚云朵也明白了安静眼中隐隐的担忧是什么意思。
  “放心吧,我不会再背叛你的”
  “真的?”安静禁不住的问。
  尚云朵微微苦涩的笑,“我是怎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我骗不过你。更何况,我也明白了,我是对抗不了你的。栾轻和就是下场,不是吗?”
  安静一时语塞,也许她是想多了,但是尚云朵言语里的哀怨和恐惧却也是隐藏不了的。
  她有些害怕自己了?
  “十七,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那都是你的秘密。我今天也并不是来告密的,我只是要出国了,爷爷他支持我去美国读书,所以我是正巧过来和罗玉宴告别也是想碰巧能不能再看看你。”
  安静这才注意到,尚云朵真的只是穿着平常的衣服。
  她也有些抱歉,“我误会你了。”
  尚云朵立即摇头,“不。我曾经背叛过你,所以你会怀疑我是正常的。我也知道,我们再也不能做好朋友了,时光已经冲淡了我们曾经的一切,我只想也许,以后见面,我们至少还能做个能点头的普通朋友?”
  安静确定她没有撒谎,也为自己对她的诸多猜测感到羞愧。
  “好。”
  尚云朵鼓了鼓勇气上前一把抱住安静,“多年前就是为了这个人我失去了你,我再也不会那么傻了。十七,保重啊。”
  尚云朵流下了眼泪,她走了很多很多的弯路才明白,当初那份儿友情多么的难得。而她现在珍视的只有爷爷了,所以她是不会再去得罪安静失去爷爷的,她只是想来告别,在看到安静之后,在有了这个拥抱之后,她心里的不甘也随风消散了。
  十七,永远都是她的十七。
  只是安静,永远都不属于自己。
  尚云朵消失在夜色中,罗玉宴远远的看着,总感觉她们之间应该也有什么秘密。
  就在这时,花园里一片喧嚣热闹,安静突然扭头,一身红色长裙的她遥遥的看见栾轻风向自己走了过来。
  她有些惊讶,他们的关系一向秘不外宣,有栾家的原因也有他们兄妹自己的意思,他怎么突然出现在了他们家?
  栾轻风一步步的向她走来,安静忽然感到有些紧张,还有些不知所措,所以她站在了原地动也不敢动弹。
  直到栾轻风站到她跟前并向她伸出手来,“可以跳个舞吗?漂亮的罗小姐。我姓栾。”
  恍惚间,安静仿佛又做了一场美梦,梦里她在自己家的花园里第一次认识这个人,第一次见过栾家的天之骄子,第一次,听见他的自我介绍并向她伸出了手。
  “当然可以,栾先生。”
  一黑一红,仿若两只蝴蝶翩翩飞舞在夜幕的这片丛林之中,迷醉的旋转,令人羡慕的金童女玉,无法移开视线的对视和深情。
  站在角落里的罗玉笙拿着手机默默的看着屏幕上心爱之人的照片,浅浅的尝着杯中红酒,就快了,这一切,都快结束了。
  栾轻风的出现就仿佛一场梦并没有刮起什么涟漪,除了众人惊叹他们的画面如此惊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他们真的是情侣。
  而这天晚上,曲家也发生了一件事。
  曲艾琳在偷听到自己父母的争吵时无意中得知那个吓得自己曾经整整一周不敢出门的安静,那个突然间重新回到华城市并且拿回了罗氏集团的兄妹竟然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兄妹!
  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真相的曲艾琳冲了出去,她指着自己母亲的鼻子大骂了一句:贱人,我恨你!
  曲天一虽然给了女儿一巴掌,但是曲艾琳这天晚上也从家里跑了出去,接连几天都没了踪影。
  年后,时间很是平淡了一个月。
  但平淡之下的暗流如何涌动只有搅动局势的人才知道。
  罗树成在某个下午突然被公安局和检察院的人一起带走,第二天,整个罗氏集团都被查封了。
  罗树成的罪名很多,贪污,受贿,偷税漏税,非法商业手段等等等等,他锒铛入狱的同时罗氏也面临着倒闭,就在这时,罗氏国际兄妹集团合法收购了罗氏集团。
  没有人知道,举报罗树成的人,正是罗玉笙和安静。
  既然这个企业已经不属于爸爸且已经腐烂到无法拯救,他们愿意亲手毁了他,然后让它彻底的改名换姓变成另一个罗氏,真正的罗氏。
  这一切他们兄妹都做的滴水不露且行云流水,罗树成就是到了监狱里都还没有彻底的明白过来,他们兄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哪里想得到,他们的狠心和决绝!
  又一个月后,当检察院顺藤摸瓜的查到了曲天一身上时,罗树成突然招供了一件昔年的惊天阴谋杀人案!
  或者应该说,屠杀案。
  而背后的策划者,竟然就是如今的副市长曲天一!
  原来,罗家那湮灭在大火中的一百多口人并不是真的被火烧死,而是一场屠杀阴谋然后被伪装成了意外的大火。
  当年这个案子被悄悄掩埋也是因为曲天一所为,而这个案子的动机,一个为情,一个为权钱。
  曲天一并不认罪,他想不明白,罗树成为什么会突然招供出这件事!他恨得咬牙切齿,他也恨自己还没来得及出手灭了那两个小崽子!可是一切证据都摆在了他的眼前,他再不认罪也是徒劳。
  一审很快便下来了,曲天一和罗树成皆被判了死刑,上诉无效。
  罗树成最后一次有机会和家人会面时,来的是罗玉宴。
  罗玉宴拿着电话在另一边哭成了泪人儿,他哪里想得到,自己从小如山般高大崇拜的父亲竟然是屠杀大伯一家还有姑姑等亲戚的凶手!
  他不相见罗玉宴,但却也知道,只怕这是自己人生最后一次见他了。
  “宴儿啊,爸爸原本就命不久矣了,这样也好,也好爸爸是个心狠的人,可是爸爸是真的疼爱你,希望你能成才你不要学爸爸,爸爸走了歪路,被财迷了眼,这些年爸爸一直很后悔”
  “爸爸!你为什么这么做!”罗玉宴哭着拍打着玻璃窗,如果爸爸不说这些他还能恨他,可爸爸越是这样,他越觉得无能为力甚至痛恨自己!
  “爸爸爸爸是希望能挽留给你的形象”
  罗树成在里面哭的稀里哗啦,他希望儿子能明白,他虽然是受人威胁不得不说出这一切,但如果不是威胁到了他的性命,他是根本不会翻供这件会令自己丧命的案子的!
  但他知道,那对兄妹已经掌握了不少证据,他们就是活生生的人证!可是他们既然保证了不会碰罗玉宴,且不会让他知道真相,他就心满意足了。
  他不想让儿子知道他的狠毒和懦弱,他只愿儿子能记住自己的忏悔。
  原本,他的罪名就已经够死罪了,所以供出一个曲天一又如何呢?原本曲天一也该死的。
  当年要不是曲天一引诱了自己心底的邪念,他怎么会杀了自己所有的亲人!这些年子无时无刻不在做噩梦,无时无刻不在后悔!
  只怕,下了地狱更是无颜见到大哥他们罗树成郁郁寡欢,终于在二审之后的某一天猝死在了牢房里。
  夏风沉醉,带着热热的浪气。
  和平镇,安静和哥哥还有栾轻风,湛桐儿提着篮子,撒了一路的纸钱。
  最后,他们来到了父亲的坟冢之前。
  也许是罗树成心里有愧,这些年,倒是将这些坟打理的还算整齐。
  安静和罗玉笙跪在前面,栾轻风和湛桐儿跪在后面。
  四个人结结实实的磕了三个头。
  “爸爸,我和妮妮来晚了。原本说清明节来的,可惜审判需要时间。不过,这一切,我们总算是成功了。你们死亡的真相天下大白,虽然因为重重原因媒体不能报道,但是苍天还了你们也还了我们真相。坏人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罗玉笙说完这些便烧了一把纸。
  安静也默默的看着墓碑上的名字,这些年,这是离爸爸最近的一次了。
  “爸爸,罗树成他猝死了,虽然还不到时候,但阎王等不及收走了他的命。接下来就该是曲天一了吧?爸爸,妮妮已经长大了,你看见了吗?爸爸,我真的很想你,可是到了您面前却又觉得这一切不太切实际,还有些不真实呢。”
  罗玉笙揉了揉安静的脑袋,安静吸了一下鼻子,突然又笑了。
  她回头看向栾轻风,栾轻风伸手拉着她的小手,微微的笑。
  罗玉笙和湛桐儿现行给爸爸请安说话,所以安静便和栾轻风去拜见了别的亲人。
  安静还看见了自己和哥哥的坟墓。
  那一天家里来的亲人实在太多,也不知这两个代替了哥哥和自己的尸体到底是谁?
  啸风四起,安静看着漫天的黄纸,她不知道是不是亲人们再向她招呼,她心里没有任何畏惧只有满心的亲切和感动。
  她和哥哥,真的做到了。当年从这里爬着离开时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一天,来的这样漫长。
  曲天一执行死刑的那一天,洛袖音在家里自杀了。
  卫生间,用毛巾,死的及其憋屈。
  她死前倒是想要见见安静和罗玉笙,甚至也到他们家门口去过,可是他们兄妹二人无情的拒绝了她。
  不知道她是想为自己忏悔还是为她丈夫求情?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兄妹二人都没有理由和她见面的。
  后来,安静收到了一封信,信是曲艾琳寄来的。
  “安静你好,相信你收到信的时候也收到母亲的死讯了吧。其实,我也恨她。恨她从小我小时候就喜欢叫我妮妮,恨她从我小时候,就总喜欢告诉我我有一个哥哥或者姐姐。我原本以为,是我头上那个流掉的死婴,现在才明白是指你和你哥哥。你放心,我知道了他们做的事,我也感到羞愧。为这样的父母,为这样的真相。但我不欠你们什么,毕竟你们让我失去了我原本幸福的家和父母,所以此生我们都不要相见了吧。我现在在国外,拿着他们最后留给我的钱,我知道她一定活不下去了,她一直都叫嚷着要以死赔罪,也许这样也好。但其实,对于父亲的所作所为,我相信,她是并不知情的。而我,大概也像我父亲一样冷酷无情吧,我并不同情她的遭遇和选择,这一切,都是因果使然。——曲艾琳。”
  安静将信拿给了罗玉笙看,罗玉笙看完后很是沉默消沉了两天,后来,安静和罗玉笙还是殡仪馆认领了洛袖音的尸首并将她葬在了墓地,只是没有入罗家的祖坟,毕竟她也没有资格。
  “哥哥,我相信爸爸也会这样做的。”从墓山上下来时,安静拉着罗玉笙的手稍稍安慰。
  罗玉笙摸摸安静的脑袋,突然笑着开起了她的玩笑,“从现在开始,我就要操一个父母的心,看你到底什么时候出嫁了?”
  安静脸一红,往前跑了几步,含着娇嗔的跌脚,“哥哥,你太操心了!我不管,我要放假,我要去云海市,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啦!”
  罗玉笙看着安静渐行渐远的身影微微皱眉,好歹也给他一些时间准备准备早些把她嫂子娶回来才行啊!
  不过,看在她大学毕业又辛苦了几年的份儿上,就随她吧!哼,还以为他不知道她要去找那小子吗!?
  安静的确是去找栾轻风了。
  坐在飞机上她就十分激动,如今她也有二十二岁,少爷更是二十九了,他们也实在耽搁不的了,他不急,可她却是急切的很。
  所以从包包里摸出一对儿戒指来的安静很是窃窃的笑了起来,不知道少爷会不会答应她的求婚呢?
  毕竟,初吻是她主动的,初夜也是她主动的,所以求婚应该也会答应吧?
  他从来都是被动,那她主动也没有关系啊。
  安静仰着头笑的滋滋得意,把一切心事放下的她,如今心情越来越轻快,仿佛一切都有了盼望,只盼望着一切能重新开始。
  到了栾家后,安静因为事先和已经回国的七夕还有四娅打过招呼,所以她们也帮她确定了已经把栾轻风托在了家里,而现在,她就要给他一个惊喜。
  当然,没有人知道她要求婚的事。
  安静站在栾轻风的院落外,抬头看到院子里的合欢树,仿佛回到了十五岁那年,她要离开栾家了,那晚的告别,那晚苦涩却又微微酸楚的初吻。
  没想到,恍然如梦的一隔,转眼七年又过去了,他们如今已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安静轻轻的推开院子里的门,发现栾轻风正坐在回廊下的躺椅上看书,他闻声抬头看到她有些意外的坐起来,“你回来了?”
  安静穿着一身白裙,站在合欢树下,任由粉红色蒲公英一般的花瓣落在自己的肩上。
  栾轻风带着一些欣喜的走了过来,将她抱进怀里,“还走吗?”
  安静摇了摇头,“暂时不走了。你欢迎我回来吗?”
  她抬起头,仰着小脸看到他的眼底有着欢悦的悻然。
  “不是欢迎,是恭迎。我终于等到你了,幺幺。”从她去上大学开始,他就仿佛成了一块望妻石,日日盼望,日日等待。
  安静笑的甜如蜂蜜,突然,她推开了栾轻风并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单膝下了跪,并摊开了自己的手掌心,一枚男士戒指躺在她白洁的手心里,她仰着小脑袋一脸真诚的问他,“少爷,你愿意娶我吗?”
  栾轻风的脸色看起来很快,安静预感到,他似乎并不高兴。
  而她,心里也突突的跳起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栾轻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起来,并往后退了两步,在安静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他转身便走了。
  安静吃惊的还半跪在地上,浑身僵硬的仿若一块石头,所以她是被拒绝了吗?
  安静感觉到,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所以,到最后一步,是他还没有准备好?他并不想娶她?她也不能开始自己期待已久的新生活?
  安静失落极了,心里的难过顿时淹没了她所有的情绪,她跪坐在地上仿佛有洪水猛兽吞没了她,她已经听不见外界的声音更感觉不到周遭的变化,连七夕他们来了都不知道,更没有察觉他们已经将她扶了起来并坐在了椅子上。
  她只是愣愣的盯着栾轻风大不而去的方向,那是他的房门,他拒绝了她。
  安静顿时心如死灰,只感觉,他们的感情也要走到尽头了。
  怪她这些年没有全力维护这段感情,她承认她很少关心她保护他,她一心扑在了复仇的事情上面,所以如今复仇事成,可是她的爱情却也完蛋了。
  安静的眼角忍不住的滑下了一颗泪,然后她听见耳边有人咋呼,“安静,少爷还没开始呢,你就感动哭啦!?”
  开始?开始什么?
  感动!?呸,她是被气哭的!
  可是转脸安静一看,栾轻风什么时候又从放家里出来,并且怀抱着一束显然是刚刚从后花园里采摘来的一捧紫色蔷薇!
  他缓步的超她走来,安静这个时候才注意,夏幽幽,七夕,四娅,五越和庄毅都来了,甚至夏幽幽的女儿手里还牵了一大束彩色的气球,而七夕和四娅则不停的撒着玫瑰花瓣雨!
  他们,他们都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们,又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安静突然惊慌失措了起来,她要站起来,却被夏幽幽一把给摁住了。
  “你乖乖的,少爷可是准备很久了,只是没料到你突然过来。”
  准备很久了?准备什么?
  安静煞白着脸看着栾轻风走到了自己的跟前,她依然坐在合欢树下的椅子上,而栾轻风很自然也很干脆的单膝下跪,跪在了她的跟前。
  他将花束放到了她的怀里,然后牵着她的手变出了一颗钻戒。
  “幺幺,从你七岁那年来到我身边开始,你就和别人不一样,我知道我在等着你长大,等着你完成自己的事情,等着你终有一天变成我的新娘。你是那么特别,而我深爱着你。只是这一次,我准备了这么久的求婚怎么能再让你抢占了先机呢?所以我拒绝了你刚刚的求婚行为,让我来好吗?”
  他的眼里全是深情和诚恳,安静感动的瞬间泪如雨下。
  她真的没想过,原来,他也是用心准备的那个人!
  栾轻风拿着戒指问她,“愿意嫁给我吗,罗妮妮小姐?”
  安静哭着点了头并将手伸给了他,栾轻风也哭了,他情不自禁的拿着她的手套进了戒指,然后亲吻着她的手指,安静也将自己准备好的戒指戴到了他的手上,两个人紧紧的拥抱着对方,眼泪和微笑夹杂在一起,变成了幸福的契约。
  “我愿意,栾轻风。还有,我也爱你。”
  大家欢笑着为他们祝福,四娅和庄毅拥抱,五越偷亲了七夕,夏幽幽蹲下身抱着女儿,每个人都开始展望,即将要到来的,另一个人生的起程。
  后来,栾轻风告诉安静,他欺骗了所有人一件事。
  安静问他是什么事情,栾轻风悄悄告诉安静,原来是和郑云有关。
  郑云这个骗子,竟然诈死!
  不过,他也快要回来了,就在安静和栾轻风结婚的第二年,安静生下了一个男孩儿的这一年,夏幽幽终于等到了爱她深切且痊愈的郑云。
  【全文完】
  ------题外话------
  这个三年多的巨坑我终于给填上了,其中无数事情耽搁,也有情绪上的迷惘和疑惑,更多的是坚持,还好自己坚持着完结了,写了一个自己满意的结局,也交给了你们一个答案!虽然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满意,但是七儿我是真的无憾了。接下来我并不会再开文,因为结婚后要准备修养身息要个宝宝了,和安静一样,开始一个全新的人生,展开另一段旅程。望所有喜欢七儿文文的读者们都能幸福,以后江湖再会。再见!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