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265:全文大结局(5000)

  梧桐君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
  ),接着再看更方便。
  靳西恒拍了拍桑榆的手背:“当然不是,这不是怕你劳累嘛。”
  “好了,坐下吃饭吧。”桑榆不跟他说这些拉着他就到餐桌上坐下来,随后靳远航和宝儿也陆续坐下来吃饭。
  覃茜茜则是心不在焉的吃饭,整个过程,都没有谁说一句话,安静的很奇怪。
  午饭过后,宝儿没想再出去,靳远航进了房间反锁了房门,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心里多少还有些紧张。
  “哥,不去公司吗?”
  “宝儿,我不喜欢你一直叫我哥。偿”
  谢宝儿怔住了,她看着靳远航,一时间有些目不转睛,这一刻,她好像感觉到那个疼爱她的哥哥变了。
  心里头下意识的就就紧张起来。
  “哥……你在说什么?”
  靳远航慢慢的走近,他没法跟她浪漫的求爱,这么多年,他已经不知不觉的将她视为己有,有些话太浪漫就有些说不出口。
  “宝儿,我想做的不是你的哥哥,而是你的丈夫。”
  谢宝儿显然是被靳远航这么突然的直白给吓到了,一张脸一瞬间惨白,她没想过要改变她和靳远航之间的感情。
  但是她却没想到原来靳远航是这么想的,从来都不是把她当妹妹待的。
  靳远航看到她的神色不对,慢慢的在一处沙发上坐了下来,目光还是很温柔的落在她脸上。
  “我知道我可能吓到了你,我自己都觉得唐突,但是今天突然出现的程莱西,令我意识到我并不是最优秀的人,你爸爸说过,将来你要嫁给最优秀的男人。”
  这种我危机感来自于程莱西的那些眼神,他关注宝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那种熟悉的眼神根本不是第一次见面时候该有惊艳,更像是在看自己的猎物。
  他是男人,更是喜欢宝儿的男人,所以便一眼能看出来这个男人的想法是什么。
  “宝儿你也会喜欢我吗?”靳远航不知道自己是有躲避愚蠢才会说出这种话来。
  宝儿却还在自我的惊恐当中无法自拔,紧张的坐在床上没有动。
  靳远航抬腕看了看表,却没有专心去看时间,只是想缓解一下这个时候的尴尬。
  “算了,今天的话你就当做是没听到,你睡觉吧,我去公司了。”靳远航胆子一下子变得很小,万一从她嘴里听到的会是他最不想听到的结果,所以他选择了不听。
  他像个没头没尾的小丑,表演完了就匆匆的离开。
  靳远航拉开门的时候就看到覃茜茜在门外,喊了她一声,然后就从她身旁走过。
  “宝儿,没事吧。”覃茜茜看到女儿这个状态也有些惊住了,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宝儿看着覃茜茜不说话。
  覃茜茜轻轻地抚过她的脸:“好了,他刚刚都跟你说了什么?你是怎么想的?”
  “妈,您心里一直都希望我能跟他在一起是不是?”她一直都以为妈妈平时就是开玩笑而已。
  覃茜茜看着女儿这样摇摇头:“妈妈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最了解的只有他,他能给你最好的照顾,我当然知道你会和我一样爱情至上的,你要是实在是不喜欢小桑,妈妈也不会比你,桑榆妈妈自然也不会因为这个对你有意见。”
  宝儿慢慢的垂眸,感觉到心里仿佛是被什么撕扯着,有点疼。
  “但是小桑哥哥他会受伤,我不想看到他难过的样子。”她不想伤害这个从小到大都疼爱她的人。
  “小桑他是个男孩子,又怎么会轻易受伤,宝儿,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妈妈你出去吧,我休息一会,我没事的。”
  “好。”覃茜茜这个时候词穷了,感情的事情还真不是她说想咋地就咋地。
  要是宝儿不喜欢靳远航的话,她其实没有任何办法的,谢昀肯定不会强迫自己的女儿去喜欢谁,她自然也不会。
  覃茜茜出去之后就看到桑榆正往上走,掂着脚的就下楼去把她给拉了下去。
  “小桑刚刚走的时候表情是不是特别难受?”覃茜茜可担心了。
  “表情不是特别温柔,茜茜,现在你还觉得你的一厢情愿是对的吗?”桑榆有些无奈,她也不想看到儿子受伤。
  覃茜茜有些气馁的低头:“如果宝儿伤害到小桑的话,那你是不是会生气再也不理我了?”
  “小桑是男孩子,不会因为这个就一蹶不振的,就算是宝儿喜欢别人,他也会祝福的,小桑很善良,你不是很清楚吗?”适当与倒不会因为这个就跟覃茜茜断绝关系的。
  “他幸好是随了你一般的性格,要是碎了靳西恒,多半会把宝儿强行的占为己有。”覃茜茜这一点还是很放心的,靳远航永远都不会对宝儿做出那种禽兽的事情。
  桑榆轻轻挑了挑眉毛:“西恒是那种人吗?”
  “难道不是,你看当年他把你折磨成什么样子了,所幸他后来是吧悔改了,要是不悔改,他是不会有今天幸福的生活的,所以说,还好小桑幸亏是随了你的性格。”
  “你也不要幸灾乐祸,他毕竟是他爸的儿子,谁知道有一天会不会变?”桑榆白了她一眼然后转身慢慢的往外面走。
  覃茜茜的脸色变了变然后跟了上去:“桑榆,你别开玩笑。”
  “我看起来像是在跟你开玩笑么?”桑榆仍旧是一本正经。
  覃茜茜的小脸就垮了下来:“桑榆……”
  “我出去一下,你要不要去?”桑榆回头看着她笑问。
  覃茜茜的脸就撑不开,愁容满面的样子。
  “走吧。”桑榆拉着她就从台阶上走下去。
  “你和程立原当初不是已经处理的很好了,为什么他的侄子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小桑虽然不说,但是他是我儿子我能看得出来,程莱西肯定是个很危险的人,能在商场巧遇宝儿想必也是观察宝儿很久了,这些你和谢昀都没有察觉到吗?”
  桑榆一边走着一遍分析这个问题,总觉得这个程莱西抱着什么目的,但是又实在是说不上来是什么目的。
  “这孩子可能是跟着他大伯久了,心思难猜的很,啊,我想起来了,当初他说什么来着,说以后要跟我的女儿结婚,那时候我连正源都还没有生,哪里来的女儿,谁知道我会真的会有女儿。”
  “你答应他了?”
  覃茜茜摇头:“没答应,我没想过要生女儿。”
  桑榆无奈的笑了一声:“看来他是想弥补他大伯的遗憾了。”
  “可是他大伯后来是结婚了的,现在也有孩子,他这是胡闹什么?”
  “我早就跟你说过,女孩子太漂亮你就要低调一点,你还成天让她一个人在外面晃悠,这下好了,被人盯上了,爽了吧。”
  “林桑榆,你可是为你未来的儿媳妇,你干嘛这样?”
  “我们小桑不一定能得到宝儿的心,宝儿现在不知道喜欢一个男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在她的概念里,小桑和正源是一样的,是哥哥。”桑榆没有过太高的期望,所以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大的失望。
  只是靳远航可能会受伤。
  “你去画廊?”
  “嗯,有个客人看中了一幅画,需要我过去一下。”
  覃茜茜不太懂她们这些艺术家的想法,已经是阔太了,却还要为一副话就大老远的跑到画廊去,这职业精神不得不点个赞。
  “然后我们去吃下午茶吧。”
  “嗯。”
  只是两个人过去画廊的时候看到的客人只有程莱西一个人,覃茜茜当时就有点傻眼了。
  “看姐姐的神情,还是记得我的,这么多年不见,过的好吗?”程莱西面带笑容的走了过来,也没顾忌覃茜茜的想法就轻易的将她抱住。
  覃茜茜的脸色一垮:“程莱西,我没有得罪过你,而且我跟你大伯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都结婚生子了,你现在是想做什么?这里是渝城,你没事来这里干什么?”
  覃茜茜不善的语气听上去令人觉得刺耳,程莱西也不介意。
  “姐姐说什么呢,我只是来渝城祭祖而已,然后一不小心遇到了姐姐的女儿,真是漂亮,比姐姐你都要漂亮呢。”
  覃茜茜推开他:“程莱西,我女儿漂不漂亮跟你没有关系,你不许去招惹她。”
  程莱西是没想到覃茜茜会这么反感他提到她女儿,不由得怔了怔。
  “姐姐,小的时候你很喜欢我的,怎么现在见我非要用这种表情来对待我?”程莱西皱了皱眉头,覃茜茜的反应未免也太大了。
  “那是小时候,都已经这么多年了,记着那些做什么。”覃茜茜神色冷淡,谁知道他在想什么。
  “桑榆,我们走,吃下午茶去。”
  “程先生既然不是来看画的应该去靳园,茜茜最近一直住在那儿。”;林桑榆看了一眼程莱西淡淡的开口。
  “宝儿也在吗?”
  “桑榆,你说什么呢,我们走吧,阿昀过几天就回来了,你最好不要出什么幺蛾子。”覃茜茜着翻脸不认人的态度着实是有些吓人。
  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好,我胡说,我们走。”桑榆也不说话了,茜茜是不是太敏感了,程莱西看上去也没有那么的令人讨厌啊。
  靳远航讨厌可以理解,她这么莫名其妙的讨厌真的是有点太奇怪了,莫非是当年她真的对程立原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成?
  程莱西在身后看着逐渐走远的两个人,喜欢她的女儿就这么生气,真把他当成了无恶不赦的人了。
  谢昀和谢正源从美国回来已经是一个星期了,茜茜也回到了自己的家,这时候程莱西就上门来了。
  还彬彬有礼的带着礼物来。
  “程先生这么大礼的来我们家做什么?”谢正源从靳远航那里听说了这件事,这个时候不由得就打量起程莱西起来。
  “我是来给令妹道歉的,那天在商场里,是我太唐突了,我向她道歉。”
  “是吗?宝儿都没有说起过,那应该就不是什么大事,程先生言重了。”
  整个家里,就谢正源在客厅里,其余的人都在楼上宝儿的房间里,这楼下的事情,谁都不想去参与,就让谢正源把他打发走。
  “宝儿她不在家吗?”
  谢正源猛地皱起了眉头,这人以为他是谁,可以随便叫宝儿的名字吗?
  “你和宝儿不熟,别用这样的称呼,会让我们觉得你目的不纯。”
  “哥,你让他走就是了,跟他说这么多干什么?”宝儿立在楼梯口表情有些不大耐烦。
  “那你去靳园玩好不好?”谢正源马上就给自己妹妹指了一条明路。
  “好,你的车钥匙给我。”谢宝儿蹬蹬的从楼上跑下来,谢正源将车钥匙扔给了宝儿,成拉稀是想转身就去追的,但是被谢正源给拦住了。
  “那可是靳园,程先生最好别去招惹靳叔叔,你若是打扰了桑榆妈妈,他会很生气的。”谢正源说话温温和和的,可是眉眼里尽是犀利。
  程莱西看着他,年纪看上去不大,但是被谢昀调教的很好。
  “我知道了。”
  宝儿去了靳园,桑榆正在厨房里给父子俩准备晚餐,看到宝儿忽然之间进来不由得吓了一跳。
  “宝儿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你妈妈不是说给你爸爸哥哥接风洗尘吗?”桑榆可没发现有人看到谢宝儿的影子一早就上楼去了。
  “宝儿这个样子像是逃命的。”靳西恒冲她笑了笑,有些调侃。
  宝儿四下环顾了一下也没看到靳远航,对靳西恒说的话嘟了嘟嘴。
  “不是这样的,那个男人跑到我家去跟我提亲了。”
  “宝儿,你别学你妈妈说话夸张,他到你们家没被你们赶出来吗?”桑榆从厨房里出来瞧着她,什么时候跟茜茜学的这个吗,毛病。
  “小桑哥哥呢?”谢宝儿答非所问。
  “可能是看到你来了,上楼去了,他觉得尴尬,你去叫他下来吃饭。”桑榆笑了笑,宝儿这孩子没心没肺的。
  被靳远航那么唐突的告白之后竟然只有两三天不好意思,然后就完全当成是什么都没发生。
  “好。”她答应得到倒是挺欢快。
  宝儿蹭蹭的跑上楼,靳远航竟然把书房门锁了,她敲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
  楼下的两个人听到楼上的动静都忍不住的摇头笑了笑。
  “要是宝儿喜欢我们家儿子就好了,他也不用这么尴尬。”桑榆过去坐在靳西恒身边。
  “宝儿哪里不喜欢我们家儿子了,你跟茜茜就是瞎操心,儿孙自有儿孙福。”靳西恒倒是不担心。
  这些事情谁知道呢,那程立原就输了一次,他的侄子不见得就会赢。
  宝儿锲而不舍的敲门终于还是让靳远航开门了,然后宝儿被他大力的扯了进去,重重的关上书房的门将她抵在了门边。
  “想干什么?看我尴尬很好玩是不是?”
  “哥……”
  “别叫我哥,我不想做你哥!”靳远航没有这么厌恶过这个称呼,他逼近了她的脸,温烫的气息洒在谢宝儿的脸上。
  宝儿脸噌的一下就热了起来,整个身子紧紧地贴着墙面。
  “那个人去我家了。”宝儿轻轻地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求助?
  “程莱西?”靳远航脸上布满了森寒,他盯着她,如狼似虎。
  “嗯。”宝儿点点头确认。
  她的脸不知不觉得绯红起来,靳远航看着她此刻的脸色,心下一动,浑身的气血都纷纷倒流。
  这世上想对她犯罪的男人绝对不只是他一个。
  几乎是毫无预兆的,他挑着她的下巴吻住了她的唇,宝儿被他掌控在手心,无法动弹,眼睛却睁的很大。
  他很想肆意的碾压和占有,但是理智告诉他这么做是不可以的。
  他慢慢松开她,目光炙热如火:“宝儿,说,喜欢我吗?”
  ---题外话---《旧爱新婚》到这里就全文大结局了,至于有人期待的二爷可能会在其他的小说里写出来,不要失望,嗯,这大概是我目前想出来算是不错的结局,宝儿到底喜不喜欢靳远航,亲们自行补脑哈。
  梧桐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开新文,感谢一路支持我的读者们,梧桐一定会创作出更好的小说出来,再一次感谢支持梧桐的美妞们。
  有想看靳远航跟谢宝儿的亲们梧桐可能也会在后续的任何一本新文写出来,亲们不要有任何的失望,一定要继续支持梧桐奥。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