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携手长生

  玉京派,冰云峰。
  一座小小的洞府,建在一座并不巍峨的小山半山腰上。洞府门口并无侍者,看起来有些冷清。但只要看洞府门口那些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花木,就知道这里并不缺乏打点杂务的人手,也让很多有心来自告奋勇当杂役的修士们暗暗叹气。
  要是能够在这“知非斋”当杂役,那该多好啊!
  这间洞府的主人乃是玉京派一位新晋的阳神真仙,成就长生不足三百年。在阳神真仙里面着实是小字辈。不过他虽然年青,却神通广大。上次道门各派举行论道大会的时候,他和墨霄派一位老资格的阳神真仙以星盘湖为棋盘,以湖中岛屿为棋子,一场对弈丝毫不落下风,令人叹为观止。
  更惊人的是,据说目睹了那场对弈的冰云楼楼主白金真仙对此十分不满,一直在嘟嚷:“知非这家伙太客气了!狠狠教训一下那个老头多好!”
  若是此言非虚,就意味着白金真仙认为知非真仙实力甚至超过了那位成道数十万年的真仙前辈。如此神通,简直不可思议!
  知非斋里面厉害人物还不止知非真仙一人,他的道侣尹仙姑也是神通广大的人物。这位尹仙姑还没有修成长生,但一身剑术当真是神鬼莫测,可以确定的至少有两位阳神{一+本}读}小说.真仙败在她的剑下。
  一位成道二百多年便能力压老前辈的杰出真仙,一位还没成就长生就能胜过阳神真仙的绝代剑客。这对夫妻当真是天作之合,难怪本门之中不少人都说“知非斋这两口子,单打独斗或许不是本门真仙里面最厉害的,但夫妻联手,诸天万界真仙之中恐怕找不到对手!”
  能够拜入在这对神仙眷侣门下,就算只是做杂役,也是天大的福气啊!
  君不见那树妖权七,原本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天人境界小妖。但拜入知非真仙门下约摸五百年,便已经修成道果。据他一次喝酒之后透露,知非真仙已经帮他推演了好几条可以成就长生的道路。如今正在督促他将这些道路一一融会贯通,从中感悟出最适合自己的道路。
  天哪!一般的道果修士,能够找到一条通往长生的道路,便已经是天大的福气。这权七竟然奢侈到可以在几条长生之路里面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如此好运,顿时就让旁边听到消息的妖怪们红了眼睛,拽手的拽手,拽脚的拽脚,把这家伙压倒在地上,一口气灌了五六桶烈酒。直灌得他嘴巴鼻子里面都在喷酒水,才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这件事也让无数妖怪为之眼红,不知道多少人都跑来知非斋,自告奋勇地想要当杂役。他们让知非真仙不胜其扰,索性施法封了山门。此刻从山脚下看去,山腰上的洞府似乎一点遮掩都没有,其实若真的朝着洞府走去,半路上就会被阵法所迷,转来转去转回山脚下,连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么多年来,还没听说过谁能够顺利穿过阵法,来到知非斋的门口呢!
  时间一长,大家也就淡了心思,各做各的去了。知非斋重新又恢复了平静,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
  但实际上,知非斋里面经常会有事情发生。最常见的就是知非真仙和尹仙姑切磋的时候吃了亏,一不小心脸上身上挂了点彩。
  “主母的剑术真是神鬼莫测!”权七将地上原本就不多的灰尘又扫了一遍,然后坐在洞府门前的石凳上,注视着不远处那座练武场,回忆这些年见过的那一场场精彩较量,忍不住赞道,“要是能让我也练成如此神剑,就算少活一千年也愿意啊!”
  “老七,你别总是做白日梦行不行!”知非真仙的坐骑炼金乌懒洋洋躺在旁边一棵大树上,用黑色的翅膀当被子盖在身上,笑呵呵地说,“你压根没有剑术天赋,跟着老爷学学拳法还差不多。玩剑?别一不小心把自己给割伤了!”
  “胡说!老爷都能练成那等剑术,为什么我不能?”
  炼金乌顿时语塞——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他们都很清楚知非真仙的剑术天赋拙劣到了何等地步,简直是丧心病狂令人发指!一套简简单单的“冰云三十六剑”,寻常法相修士也只要半年时间就能完全掌握,可知非真仙足足练了上百年,才勉强算是像模像样,可以拿出去见人。
  但他的剑术却并不差,因为他可以将神念分化成千百份,每一份各操纵一道剑光——于是就是千百道剑光呼啸而来,铺天盖地密密麻麻。
  好吧,这实在不能算是什么高妙的剑术,但绝对是很实用的剑术。最起码白金真仙就曾经亲口称赞过,说这“吴氏剑术”当真想人所未想、出人意料,十分强大。
  嗯,说这话的时候,他刚刚因为看不惯知非真仙那拙劣的剑法,和知非真仙较量了一回。虽然他的剑术极为高明,一道剑光需要知非真仙五六道剑光才勉强抵挡得住,可知非真仙一口气分化了几千道剑光,他却只能分化出几百道……
  “老爷那套剑术,是他独家绝学,我们学不会的。”炼金乌想了好一会儿,总算是找到了理由,叹道,“老七啊,你为什么总是想要学习剑术呢?”
  “因为很帅啊!”权七理所当然地回答,“而且我们好歹也是冰云峰的人,冰峰绝剑名震天下,我们身为冰峰门下,总该有一点拿得出手的剑术才行!”
  炼金乌愣了一会儿,摇摇头,叹了口气。
  “你想努力的话,自己去努力吧。反正我是不打算在剑术上下什么功夫了,与其事倍功半,我不如好好修炼自己的本命神火。老爷说了,专心一志苦练不辍,乃是世上最可靠的强者之路。我既然有这份天赋,就该在自己擅长的方面多努力才行。”
  “可我也没见你有多努力啊!”
  “那是因为我早上吸收了太多的太阳真火,现在正在慢慢消化。”炼金乌笑道,“修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刻苦努力也不代表要做超出自己的能力的事情。保持一个合适的修炼强度,才能得到最好的效果。”
  “总而言之,就是偷懒。”权七用一句话概括。
  炼金乌笑着摇头,不去跟他争辩。
  就在此时,山顶突然云气大盛,更有一股恐怖的压力从天而降,令人从心底感觉到不安和恐惧。
  二人同时抬头看去,却见山顶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片漆黑的云朵,云朵之中雷声轰鸣,一道道电光犹如龙蛇一般在黑云之中游动,更散发出令他们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息。
  “劫云?!”二人失声惊呼,“谁在渡劫?”
  然后他们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同时明白过来。
  会在这知非山山顶渡劫的,除了知非真仙的道侣尹仙姑,还会有谁!
  “这才六百多年……她飞升也才六百多年啊……”炼金乌摇头叹气,“短短六百年的时光,便成就了长生。果然不愧是老爷的道侣呢!”
  “你觉得主母渡劫成功的把握大吗?”权七有些担心地问。
  炼金乌哈哈大笑:“这还用问吗?以主母那神鬼莫测的剑术,天劫又怎么奈何得了她!”
  正如他猜测的那样,一道凌厉的剑光从山顶忽地腾起,冲入劫云之中。然后,在四面八方赶来的诸位修士、妖怪和真仙目瞪口呆的眼光中,那剑光和劫云厮杀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将劫云完全撕裂,恢复了一片青天白日。
  尹霜渡劫的手段,依旧是这么的凶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